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九章 小气包子

第九章 小气包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后初晴,风吹杨柳,参差错落的大丹皇城,在春日下熠熠生辉。

早朝结束,身着各色官袍的朝臣,从正元殿鱼贯而出。

礼部侍郎左寒稠,孤零零站在殿外的白石台阶下,垂首而立,茫然看着围着紫色官袍飞来飞去的一只彩蝶。

同僚时而经过,都会望上一眼,眼神中有损友的调笑,也有好友的同情,但更多的官吏,是和左寒稠一样茫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站在这里,或者说为什么被公主殿下罚站。

今天清晨时分,左寒稠如往日一样,天不亮就入宫上朝。

因为对自己侄儿很有信心,左寒稠路上甚至哼着小曲,开始琢磨给未来的侄媳妇准备什么礼物。

到了皇城,左寒稠和百官一起入了正元殿,却意外发现龙离公主并未第一时间出现在殿中。

龙离公主垂帘听政近四年,执政能力不好评价,但绝对称得上勤奋。往日上朝,都是第一个到正元殿,等着群臣和小皇帝过来。

但今天却一反常态,往日最后来的小皇帝,都已经规规矩矩坐在了龙椅上,旁边的珠帘后却依旧空空如也。

满朝文武和小皇帝当时都尴尬了。

开始上朝吧,怕龙离公主觉得朝臣不敬,没人敢挑头。

继续等吧,皇帝都在龙椅上坐着了,再等岂不是乱了礼法?

好在龙离公主没忘记今天有早朝会,虽然迟了片刻,最终还是到了场。

左寒稠当时还松了口气,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龙离公主入了正元殿,没等太监开口喊上朝,就语气严厉的来了句:

“子不教,父之过。左寒稠,你给本宫出去站着。”

然后,侍郎左寒稠,就站在了殿外,一直到现在。

左寒稠为官多年,处事圆滑,在朝中算是好好先生的角色,官职不低,背景干净,也没什么盘根错节的派系,算起来是比较亲公主的朝臣。

龙离公主忽然来这么一出,满朝文武都在揣摩龙离公主此举背后的深意。

当然,谁都没揣摩出来个所以然。

左寒稠起初也在琢磨,公主殿下是不是另有用意,用他来敲山震虎什么的。

可最后发现,真的只是让他站了一早上,其他一切照旧,散朝后似乎还把他给忘了。

既然不是另有深意,那就是公主真在罚他。

只是罚站,说明事儿不大。

‘子不教、父之过’,说明事儿出在儿子身上。

左寒稠好几个儿子,次子左云亭最没出息,整日花天酒地附庸风雅,经常闹笑话。

左寒稠思索一圈儿,觉得只能是次子又做了什么蠢事,传到了公主耳朵里。

念及此处,左寒稠脸色微沉,觉得回家得把儿子好好收拾一顿。

凌泉刚到京城,明天就要参选驸马,这种紧要关头,岂能惹事,败坏了凌泉的完美印象怎么办?

白石御道上,群臣逐渐散去。

左寒稠孤零零站在殿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表情越来越尴尬。

好在最后,一名腰悬金鱼袋的老者,从殿内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几个官吏,遥遥和煦开口:

“寒稠,回去吧,公主方才商议政事太过入神,当是忘了你这茬。”

左寒稠回头看去,来的是当朝宰相李景嗣。

李景嗣官拜相位,是百官之首,又历经三任帝王,资历人脉皆雄厚,某些时候甚至能压公主一头,在大丹朝算是威望最高的朝臣了。

见李景嗣发了话,左寒稠连忙抬手一礼:

“谢过李相,今日当是我那犬子又做了蠢事,让李相见笑了,下官告辞。”

李景嗣年近古稀,须发花白但气色极好,抬手示意后,便目送左寒稠先行离去。

待左寒稠走远后,宰相李景嗣的身旁的一名官吏,才轻声调侃:

“明日长公主选驸马,听说左寒稠也把一个侄子,从千里之外的青合郡叫了过来。哼,想和皇室攀亲戚,也不看看自己身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