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十三章 起云台

第十三章 起云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暮鼓响彻京师,千街百坊间笙歌如潮、灯火绚烂。

左凌泉告别汤静煣,驱马回到文德桥南岸,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青合郡左家沉淀几代人,别的不说,家底十分殷实,左寒稠的宅邸放在文德桥也是少有的豪宅,门口摆着两尊石狮子,年关时分挂在飞檐上的红灯笼,此时尚未撤下。

左凌泉把马交给家丁,进入大门绕过影壁,本想直接回自己的房间,结果抬眼就瞧见正厅外的房檐下有个人。

准确来说是吊着个人。

抬眼瞧见此景,左凌泉着实惊了下,还以为三叔家里有人上吊,仔细看去,却又发现不对。

正厅里面亮着灯火,旁边的游廊里站着两个家丁,正厅外的屋檐下,一条麻绳穿过横梁,麻绳下方是个五花大绑的贵公子,被吊在半空,生无可恋的摇摇晃晃。

看其习以为常的模样,好像还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吊着了,墙边还靠着根鸡毛毯子。

??

左凌泉对三叔左寒稠有所了解,三个儿子中,老大和老三都踏实本分,在外读书,唯独次子左云亭没出息,整日寻欢作乐流连风月,名声都传回了老家青合郡。

左家人教导晚辈的时候,都是说:

“多学学你凌泉哥,可千万别像三叔家的云亭一样,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

而面前被吊起来打的贵公子,除了左云亭好像没别人了。

左云亭比左凌泉年长,在整个左家排行老五,所以左凌泉还得把其叫五哥。

面对兄长,左凌泉自是不好露出嘲笑的眼神,缓步走到跟前,抬手一礼:

“五哥?”

房檐下方,被吊在半空的左云亭,看到左凌泉走过来,虽然是初次相逢,但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堂弟。

左云亭被五花大绑,没法下来相迎,只能面带兄长的慈睦微笑,招呼道:

“凌泉,你回来啦。”

别说,虽然被吊着,但表情端正不骄不躁,还真有几分世家公子温文儒雅的风范。

左凌泉也不好让对方难堪,站在下面,询问道:

“五哥这是?”

左云亭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绳索,稍作酝酿,平淡一笑:

“近日翻阅古籍,学了一门独门功法,正在练功,你想来没见过。”

我肯定没见过……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嗯……要练多久?需不需要我把五哥……”

“不用!”

左云亭面容严肃:“时辰未到,贸然收功,恐怕会伤了筋骨。你明天要选驸马,先下去休息吧,到了时辰,我自己会下来。”

“五哥确定自己能下来?”

“……”

“哦,是我多言,嗯……那凌泉先告辞了,晚安。”

左凌泉不知五哥为何会被吊起来打,为了照顾五哥面子,还是识趣的抬手告辞。

左云亭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吊起来打,但看到这个堂弟如此善解人意,知道照顾他这个堂哥的面子,心,不由暖了几分……

------

风尽灯灭,不知不觉到了清晨。

窗外青竹叶尖挂着晨露,倒影出远方的璀璨黎明。

装饰清雅的厢房内,左凌泉尚在睡梦之中,游廊里忽然传来了密集脚步,继而房门打开,十几个清丽可人的妙龄丫鬟鱼贯而入。

“七公子~”

“穿衣洗漱啦……”

左凌泉猛然惊醒,从床榻上坐起,用薄被遮住腹下那压不住的少年气。

丫鬟们眼中带着嬉笑,不给左凌泉撵人的机会,便跑到了跟前,上下其手梳头穿衣。

左凌泉不喜欢别人伺候,但这群小丫头太过热情,推拒几次无果后,便也只能任人鱼肉了。

长公主挑选驸马,参选之人打扮自然不能随意,一群丫鬟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直到天色大亮才收手。

左凌泉从房中走出,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着雪白长袍,脚踏云纹长靴的翩翩公子,把本就满眼垂涎男色的小丫鬟看的眼睛都直了。

在起云台选驸马,公主自然要到场,没了公主也开不成朝会,朝廷所幸给文武百官都放了一天假。

此时左府宅内,三叔、三婶儿、五哥左云亭,正在吃早饭。

左凌泉过去一起吃了早饭后,便和左寒稠一起上了马车,前往皇城东侧的起云台。

起云台是个庄园,位于皇城侧面,马车在繁华长街上前行,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便到了附近。

大丹朝治下三十六郡,各郡都派了出身世家的公子过来,此时起云台外车马如云,街边茶楼酒楼的窗口,还有不少官家千金看着热闹。

左寒稠嘱咐了一路,待马车停下后,正衣冠出了车厢。左凌泉跟随身后,尚未走到起云台的入口,忽然一阵齐刷刷的惊呼声:

“哇!快看……”

左凌泉听到破风声,下意识望向街边房舍顶端,却见一名身着书生袍的公子,手持黑鞘长剑疾驰而来,衣随风动、长发飘飘,只需几个起落便来到了宽阔长街上,平稳落地说不出的潇洒,引起街边无数喝彩。

左寒稠瞧见此景,轻哼道:“尽会搞些先声夺人的把戏。那书生应当是金塘郡的李沧,和当朝李相是远亲,你这次最大的对手估计就是他,多注意些,可别在外人面前被压住了。”

左凌泉看那些油头粉面的公子书生,就和看小孩儿一样,根本没放在眼里,正想点头,忽然察觉有人在远处盯着他。

左凌泉迅速转头,望向起云台内部的高楼,但高楼上人影来回,并未看到向他这边眺望的人。

左凌泉皱了皱眉,察觉有些古怪,但此地人多眼杂,出现错觉也正常,他没有放在心上,和左寒稠一起进入了大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