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四十八章 有时困龙沾化雨

第四十八章 有时困龙沾化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霹雳——

闷雷阵阵,如九霄之上神人擂鼓。

深山老林间,十几个青年男女,背着竹篓,在被杂草淹没的小道上行走。

左凌泉手持佩剑走在最前,沿途砍断枯藤杂草清理道路,时而抬头看向阴沉沉的天色。

“还有二十里,都加把劲儿,到地方可以休息一晚,继续给你们讲《倩女幽魂》……”

“左师兄,你别讲那么恐怖嘛,吓得周师妹老想往你怀里钻……”

“哈哈哈……”

“哎呀你们……”

熊瞎子岭到栖凰谷,直线距离约百里,但一路翻山越岭、绕路渡河下来,少说也得三百多里山路,三天一个来回,每天都得走两百多里地。

路程虽然有点远,但一行人都是修行中人,走走停停沿途休息,倒也吃得消。

眼见距离黑瞎子岭还有十余里,到了便能休息一晚折返,不少弟子都松了口气。

走在左凌泉旁边身侧的王锐,甚至开起了玩笑:

“左师兄,方才采药的时候,我听师妹几个说私房话,好像是准备晚上梦游,躺你被窝里去,你可一定得把持住,不能对不起公主。实在把持不住,你就咳嗽一声,我把师弟们带出去先避避……”

上次在长青山里遇险,王锐差点命丧蛇口,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只受了点擦伤。

不管栖凰谷如何看待冒险救人的行为,王锐作为当事人,自是把这份情记在了心里;虽然差点一刀把他两条腿剁了,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但感激不会因此削减半分。

从那之后,王锐对左凌泉印象,就剩下两个,一个是‘仗义’,一个是‘狠’,称呼也自然而然变成了师兄。

面对王锐的胡说八道,左凌泉勾起嘴角:

“你这话被公主听见,以后正元殿外就得多个小黄门了。”

“这不是私下闲聊嘛。其实依我看,公主殿下性子应该不是传闻中那般强势,对左师兄也是真动了情……”

……

随意闲聊间,一行人走进地势平坦的小盆地,熊瞎子岭也出现在了雨林的尽头。

巡山的路途很枯燥,可能来回跑十次也遇不上值得一说的事情。一路顺风顺水,即将抵达折返点,十几个弟子都有些放松警惕,甚至提前在树林里,寻找起未被雨水浸湿的枯藤树枝,用以待会生火做饭。

王锐比较话痨,见左凌泉不愿意聊儿女情长,便又转身调侃起了师妹。

左凌泉埋头练剑十四年,已经让他养成了做事心无二物的习惯,虽然偶尔也会插几句闲话,但目光一直都放在雨林的阴暗处。

密集树冠遮蔽的大部分视线,周边一片死寂,除了弟子的说话声便只剩下雨声,仿佛整片茂密雨林没有任何活物。

左凌泉起初并未察觉什么,但走着走着,感觉不太对,抬起手来:

“禁声。”

弟子经常出来巡山,早已养成令行禁止的习惯,男男女女同时屏息凝气,摸向了随身的佩剑。

如此一来,整个盆地里便只剩下雨声。

王锐握住剑柄,靠到左凌泉身边,扫视周边密林:

“左师兄,怎么了?”

左凌泉没听到任何动静,但也是因此才觉得古怪:

“太安静了,整片树林都没声音,不符合常理。”

王锐经此提醒,才察觉是有点不对。

长青山是荒山野岭,凶兽虽然不常见,但蛇虫鸟兽遍地皆是,哪怕下着雨,也不可能安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

能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山林之间有什么猛兽,让在此生息的鸟兽不敢啼鸣。

巡山的目的,除开采集天材地宝外,还有就是捕杀驱赶跑到长青山外围的凶兽,如果对付不了就回去通知师长。眼见有情况,王锐开口道:

“要不要我去探探路?”

左凌泉手持长剑,仔细侧耳聆听周边的风吹草动,等待许久,依旧不见任何动静,便抬手道:

“王锐随我前去探路,其他人停步戒备,如果有风吹草动,立即后撤。”

十余名年轻弟子,都被前辈师兄教育过如何应对险情,闻言围成一圈儿,提防四面八方。

左凌泉带着王锐,轻手轻脚地沿着林间小路前行,姜怡送给他的无忧符也拿出来。

不过,无忧符只有用真气激发,才会受用符之人真气牵引,环绕周身;用白玉铢激发,没有吸附目标,只会停在原地,因此不能提前用出,只能握在手中伺机而动。

雨林中光线昏暗,繁盛的树木又遮蔽了大部分视线,两人走出不过十余步,便离开了诸多年轻弟子的视线。

王锐对上次的事儿还心有余悸,小心翼翼行走间,开口小声道:

“别又遇上猩目莽,这次可没有吴师叔……”

“别插旗子。”

“嗯?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待会真遇上,左师兄直接走即可……”

“我自有分寸,别说话了。”

“哦。”

王锐笑了下,没有再言语,持着剑仔细巡视周边。

两人谨慎往前走了近百步,周边依旧寂寂无声,没有任何异样。

常言‘事出反常必有妖’,左凌泉性格谨慎,也想起了姜怡的叮嘱,发觉摸不清缘由后,没有再继续往前探路,开口道:

“不去熊瞎子岭了,回去禀报师伯,让师伯们过来处理。”

王锐也发觉有些诡异,对此自是点头,但就在两人准备折返时,后方忽然传来嘈杂声:

“东北方有动静……”

“是墨彪,快跑……”

王锐听见遥遥传来的言语,脸色微微一白。

墨彪是罕见的灵兽,‘凶兽’和‘灵兽’虽说都是兽类,但凶兽多是指食用奇珍异草后,身体发生变化的兽类,只会捕猎的本能,智力并不高。

灵兽则是天生的奇珍异兽,便如同栖凰谷那只体型巨大的白鹤,智力和成长性都远超寻常禽兽。

虽然灵兽的身体素质不一定比凶兽好,但论危险程度,野生的灵兽肯定比凶兽高,因为灵兽懂得思考和分析局势。

“遭了,调虎离山,快回去。”

王锐连忙转身往来路跑去,试图驰援被兽类突袭的师弟师妹。

左凌泉身为巡山队伍的领队,自然也迅速回援。

但就在两人大步奔行,在雨林中跑出十余步时,侧面忽然传来一声呼喊:

“看这里!”

声音比较苍老,但肯定是人声。

左凌泉和王锐闻声心中惊觉,本能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左侧十余步外,一棵参天大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

人影左手掐诀,右手高举,手中是一面红木边框的铜镜。

就在左凌泉转头的一瞬间,铜镜骤然亮起刺目白光,照亮了周边地带。

暮雨笼罩密林,林中本就光线昏暗,铜镜亮起的璀璨白芒,就好像黑夜中忽然出现一颗太阳,把树木花草化为炽白之色。

白光虽然一闪而逝,但左凌泉和王锐在密林行走多时,已经适应昏暗环境;措不及防之下,被刺目白光入眼,霎时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雪白……

“操——”

“遭了……”

……

-------

噪杂声响,一瞬间密布昏暗雨林。

百圣谷六人众,身披黑色斗篷,分散站在阴暗处。

南宫信手持符夹,犹如手捧书卷的教书先生,瞧见赵泽驱使凶兽,把栖凰谷余下弟子赶走,不解询问:

“一起杀了即可,何必费这么大工夫把人分开?”

“不能暴露我百圣谷的存在,此子要死于凶兽之手,栽赃给扶乩山,待会还得处理现场痕迹,人太多容易留下马脚。”

南宫信见此,不再多说,任由赵泽前去驱赶,他则观望着密林深处的动静。

另一侧。

千藤老祖手持法器‘金光镜’,闪瞎两人双目之后,藏在树冠之间的剑无叶显出身形;虽说才炼气八重,但剑刃上已经可见青色剑气。

屠阳左手持‘象王盾’,右手是一把‘打神锏’,这也是铁镞府门徒的标准配置。十重武修,足以让真气清晰外显,圆盾之上泛着黄光,依稀可见一个象头。

山泽野修,可能平均修为,比不上苗正根红的道上仙师,但持强凌弱的经验,绝非在宗门庇护下长大的仙门弟子可比。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钧之势,哪里会给对方反手的机会。

瞧见两人被金光镜闪瞎,屠阳手持象王盾,率先大步冲向了左凌泉。

左凌泉双目被白光闪得暂时失明,但中招的一瞬间便心知不妙。

踏踏踏——

沉重脚步迅速接近,犹如一只从侧方冲来的蛮牛。

左凌泉听声辨位,确定了屠阳的位置,毫不迟疑捏碎包裹白玉铢的无忧符,往侧面抛出。

雪白符箓刚刚出手,便凌空展开,碎裂的白玉铢,吸附在繁复咒文中间,五色流光汇入其中,咒文也同时亮起。

左凌泉这反应,出手不可谓不快,但百圣谷六人围杀,早已料到左凌泉会有保命物。

屠阳根本就没攻击,而是以圆盾护在身前,故意声势惊人前冲,吸引对手亮护身宝具。

上方的剑无叶,则隐匿声息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

瞧见左凌泉往侧方扔出无忧符,剑无叶再无迟疑,自树干之上借力,速度暴涨一剑直刺左凌泉后脑。

屠阳则直接撞向无忧符,避免符箓自行格挡上方的剑无叶。

两人合击,起手就是必杀之势。

但可惜的是,两人还是低估了左凌泉的反应速度。

左凌泉扔出无忧符的瞬间,听见后上方传来破风声响,脑中未曾思考,双腿已经绷直,继而整个人拔地而起,非但没有躲闪,反而是抬手一剑,刺向了上方落下的剑无叶。

左凌泉的剑有多快,恐怕只有吴清婉知道。

炼气十二重的修士,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都措不及防被刺破衣服;炼气八重的剑无叶,即便经验再丰富,又哪里能和吴清婉媲美。

特别是这一剑,还是左凌泉命悬一线之下的反扑。

兽穷则啮,绝境之下连兔子都能蹬死鹰,更何况是左凌泉。

剑无叶手持长剑从上方奇袭,身体尚在半空,便觉得眼前一花,方才还站在地上的黑衣年轻人,骤然倒着跳到了他面前!

!!

剑无叶眼神骤变,只见那黑衣年轻人脑袋后仰,看向他所在之处;眼睛被金光镜闪瞎不能视物,但双目却依旧锁死了他的位置,眼神冷冽又锋芒毕露,好似看着一个死人。

更让剑无叶震惊的是,黑衣年轻人右手的长剑,比他后出手,却后发先至,等他看清这一切时,剑锋已经穿过了胸口。

噗——

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