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七章 水儿有一百种方法白给

第七章 水儿有一百种方法白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布置好黄粱福地,已经是两天后。

左凌泉带着四个姑娘回到玄武湖畔,谢伯母已经准备好返乡事物,一条渡船停泊在雨幕中的湖面上,甲板分了很多栅栏,体型娇小的灵龟先行上了船,安静待在栅栏之中,由弟子在旁边照看。

左凌泉把莹莹姐的悬空阁楼,放在渡船一起,等待谢伯母夫妇和弟子登船后,就以神通托起阁楼和渡船,飘向九天之上,往遥远的北方行进。

同时托着两艘巨型建筑,上面还满载着‘弱不禁风’的弟子和小灵龟,回去的速度肯定不会太快,约莫两三天时间。

左凌泉本来邀请谢伯母到环境更为舒适的悬空阁楼的居住,但跑到女婿洞府落脚,必然有所叨扰,谢温婉拒了,以照看弟子为由,留在了渡船上。

一连忙活下来,等航程驶入正轨,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

悬空阁楼走在前面,渡船飘在后方,上面是月朗星稀的广袤苍天,下方则是云海和雨幕下若隐若现的江河大地。

左凌泉站在阁楼顶端,确定没啥问题后,才轻轻松口气,把目光投向了后方的渡船。

弟子正在渡船甲板上给灵龟喂夜宵,谢秋桃和仇大小姐提着一筐小鱼干和水果,在旁边有说有笑的帮忙。

而‘无小鱼干不早起’的团子,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场合,在两人之间跑来跑去花式卖萌。

左凌泉含笑远观片刻,就从楼顶翻下来,从窗户进入了三楼的闺房。

闺房里亮着灯火,点着淡雅熏香,师徒携手的画卷依旧挂在墙上,旁边还多了两幅画,一副是《春醉玄武湖》,一副则是《金缕衣》的字画。

梅近水很喜欢写写画画,此时便站在窗口的画案前,手持画笔,描绘着《百龟夜行图》,里面还混着一只圆滚滚的团子,活灵活现极画风为可爱。

崔莹莹跟师尊学了很多,但真正当成爱好的只有喝大酒,此时靠在旁边的美人榻上,醉颜微酡,闭着双眸睡着了,睡姿很是慵懒,玉质酒壶都掉在了地上。

左凌泉略显意外,轻手轻脚来到莹莹姐跟前,把酒壶拿起来闻了闻:

“这什么酒?怎么喝这么多?”

梅近水一改往日的骚气作风,身着白衣神色恬淡,宛若性冷淡的高雅仙子,平淡道:

“不把莹莹灌醉,你哪儿来的机会满足色念,欺辱本尊?”

左凌泉知道水儿在说彩头的事情,他确实有色心,但对水儿这话不怎么满意。

左凌泉抱起莹莹姐,来到幔帐间,平放在枕头上,让她躺的更舒服些,然后走到画案跟前:

“梅仙君,你这话怕是有些不合适。彩头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主动提那种色胚要求,事后兑现承诺,也是你自愿,我接受是理所应当,怎么能叫欺辱?”

梅近水神色风轻云淡,勾勒着团子的小翅膀:

“我没说彩头的时候,你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彩头一说,你直接‘三步成诗’,还夸下‘给我背十首’的海口,不是早有预谋想欺辱本尊,是什么?”

左凌泉微微摊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说那么大的彩头,我急中生智很正常,还怪起我太聪明了?梅仙君如果输不起的话……那也得先把这次兑现了再说,以后我不陪你玩了。”

梅近水淡淡哼了一声,收起画笔,转过身来,靠在画案上,眼神带着三分调侃:

“连‘输不起就算了’的话都不敢说,还敢装这么正派?我从来敢作敢当,但你却不一样,被色心驱使,只会得寸进尺,看了就想摸,摸了就想那什么……”

这不废话……

左凌泉看了不想那什么,总不能过过眼瘾就算了,但场面话上,他还是得说的漂亮些:

“梅仙君,你可别太小瞧人。我从来说一不二,说好了不动手,就绝不会动手。”

梅近水半点不信:“为了哄姑娘进屋,你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我岂会上当。你肯定违背诺言,所以事前,你先把十首诗词背给我听,免得待会中途打断,拉拉扯扯,扰了你我的兴致。”

此言的意思,就是背十首诗词出来,先把罚款兑现,待会就可以上手了。

这个提议,无疑很合理,先把帐算清,然后放开了羞羞,各取所需都不吃亏,谁也别说谁。

但左凌泉作为正人君子,肯定不能先认错再犯错,那岂不是便宜没占,就先理亏了一筹。他认真道:

“我说了不会动手,就肯定不动手,没违背诺言,怎么能提前认错?”

梅近水轻咬红润下唇,歪头瞄了左凌泉一下:

“你肯定会动手,就算你能忍住,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忍不住。”

这眼神杀伤力很强,让人毋庸置疑。

左凌泉知道水儿不用略施手段,他都会忍不住,但他准备‘君子动口不动手’,心底有恃无恐,所以还是态度坚决:

“我不信,我要真忍不住,再兑现即可,反正事前我不会认错。”

“你要是忍不住动了手,事后兑现不了怎么办?”

“我要是耍赖,终身不举。”

“……”

此等毒誓,远比‘对着剑心发誓’可信度高。

梅近水见此也不多说了,轻轻抬指,关上了窗户,微微垫脚坐在了画案上,后仰双手撑着桌面,看向左凌泉:

“你看吧。”

屋子里安静下来,只剩下莹莹姐轻柔的呼吸声。

左凌泉瞧着这幅任君摘采的模样,气息都乱了几分,他走进一步,先凑向梅近水的脸颊。

梅近水看似风轻云淡,其实也紧张。为了缓和心底的情绪,她倒也不抵触,微微抬起脸颊。

滋滋……

稍微尝了片刻甜头后,左凌泉意犹未尽的分开,目光下移,抬手想拉开白裙的腰带。

梅近水瞄向了左凌泉的手,眼神玩味:

“嗯哼?”

“这也算?”

“那是自然。”

左凌泉点了点头,也没说啥,把双手放在了背后:

“那行,我不动手,你既然让我看,那我就得看见,你自己来。”

“……”

梅近水眨了眨美眸,手儿微抬,本想自己来,但这场面无疑太过羞耻,所以想想还是改口道:

“你自己看吧,只要不摸老虎,便当你不违背承诺。”

左凌泉这才满意,抬手轻轻拉开白裙的系带,点缀梅花的长裙当即散开,如水流般从肩头滑落,露出了成套的装备。

左凌泉瞳孔微缩,他见梅近水穿着冰清玉洁的白裙,本以为里面也很庄重肃穆。

但没想到的是,梅近水上身穿的是黑色镂空花间鲤,上面点缀着几朵寒梅,脚上没有踩高跟鞋,但黑丝赤足的杀伤力,并没有小上多少。

随着衣着风格浑然一遍,面前美人的气质,也天翻地覆,从方才不食人间烟火的书香气,变成了早有预谋的坏姐姐,让人一时间分不清,现在到底谁是猎人,谁才是猎物。

左凌泉近在咫尺扫过花间鲤和完美腰线,一时间不知道该看哪儿,甚至在梅近水过强的女王气场下,产生了几分不太敢正视之感。

察觉到自己的气势完全被面前的水儿压住了,左凌泉连忙稳住心神,做出心如止水的模样,目光下移,落在了……

梅近水肯定也害羞,但几千年的城府,让她明白,只要她不尴尬,那尴尬的肯定是对面;两强相对,总会有一個人先稳不住心神。

所以梅近水哪怕心如小鹿,光洁雪背上已经出现了些许汗珠,表情依旧云淡风轻,保持着那副说纯不纯、说骚不骚的笑容,微微歪着头,把双脚分开了一丢丢。

嘶——?!

“咳咳……”

左凌泉自认为道心坚定,扛不住三息,也能抗住一两息。

但现在才发现自己太轻敌了,实际上还没开始,他都快丢盔弃甲了。

左凌泉气息明显出现了巨大波澜,闷咳了两声,努力维持气度,但气血上涌,把脸给憋了个通红。

梅近水似醉非醉的双眸,满含笑意:

“就这?”

左凌泉感觉梅近水的功力,比灵烨深厚太多,招招对着软肋来,根本不给他留活路。

好在左凌泉也是经历过大骚大浪的人,承受力尚可,知道这时候绝不能跪倒在石榴裙下,必须打起精神反制。

不然现在就能随手拿捏他,以后进了门,他铁定没半点家庭地位,水儿说啥是啥。

左凌泉强压着心猿意马,平静道:

“女为悦己者容,梅仙君准备这么充分,我自然得有点反应。”

然后慢慢在画案前半蹲下来。

梅近水想和左凌泉对视,直至他目光退缩,但这难度实在太高,心理承受不住,此时也显出了几分躲闪,把脸颊偏向了别处。

左凌泉察觉到了水儿的退缩,气势顿时强了几分:

“你不盯着我,就不怕莪乘你不注意乱来?”

梅近水眨了眨眸子,倒也没怂,又把目光转过来,望向左凌泉。

左凌泉稍微酝酿了下,避免自己做出太憨的表情,然后……

嗦嗦——

极为细微的声响中,房间里的气氛出现了些许变化。

两个人都屏息凝气,看向了雪地里多出来的一朵梅花。

一个眼神惊艳,另一个眼神闪过了羞怯。

咚、咚、咚……

屋子里明显能听到心跳声,不清楚是谁的,或许两人都有。

左凌泉感觉有点头晕,但还是尽力维持着君子气度:

“梅仙君,你还有这种爱好呀?真搭配。”

梅近水能强自镇定做出风轻云淡,却压不住脸上的那一抹红晕,她瞄了眼不远处睡觉觉的乖徒弟,柔声道:

“莹莹小时候调皮,觉得自己和我不一样,哭哭闹闹,就……诶?”

梅近水目光移开说话的功夫,忽然感觉到左凌泉亲了她一口!

“你……?!”

梅近水浑身一个激灵,风轻云淡的神色再也克制不住,变成了羞愤难言,把左凌泉蹬开,柳眉倒竖。

左凌泉满眼笑意,奸计得逞后,还带着几分飘飘然。见水儿怒目而视,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他连忙抬起双手:

“我没动手哈。”

“你……”

梅近水脑袋瓜嗡嗡的,做梦都没想到,左凌泉还能搞出这种新花样,想说什么,又不知该从哪里训斥,几乎是咬着银牙道:

“你有毛病呀?你……你这还叫不动手?我……”

饶是仙帝的心智,这时候也变得语无伦次,说了两句气不过,就要拿起画案上砚台砸左凌泉。

左凌泉这时候肯定是尽全力哄媳妇,他连忙按住砚台,柔声道:

“好好好,我认错。算我动手了,行了吧?我给你背诗词……”

“啐……你这不是动手,你……你就是无耻!”

梅近水确实羞过头了,连诗词的诱惑都不管了,就想打左凌泉一顿,缓解心底的窘迫。

左凌泉握住梅近水的手腕,认真赔礼道歉:

“我错了我错了……”

“你当我是病猫是吧?在玉堂面前你知己守礼,到了本尊面前,你竟然……”

“玉堂也是一样,我向来公正。”

“玉堂答应我也不行,我……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梅近水和生气的大小姐似的,语无伦次连推带挠,想找东西打左凌泉,但生气的模样又很斯文,连发火都很好看。

左凌泉见道歉没用,就连忙道:

“嗯……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

又气又闹的梅近水,正在认真发火,男子的柔声言语入耳,她抬起的手就是一顿,羞恼眼神明显亮了下,连火气都瞬间被冲淡,变成了惊喜。由此可见,梅近水对诗词歌赋确实着迷。

左凌泉暗暗松了口气,用手抱着梅近水,在耳畔轻声念叨诗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梅近水眨了眨眼睛,方才失控的情绪,不过眨眼睛就稳了下来,重新恢复波澜不惊的书香美人模样,还把下巴放在了左凌泉肩头,认真聆听。

但……

“柔情似水,佳期……佳期……后面什么来着……”

左凌泉做出苦思冥想之状。

?!

梅近水愣了下,继而眼底便生出恼火:

“快想!不然我继续收拾你。”

左凌泉满脸为难:“你越这么说,我越是想不起来。下面我记得很经典,但话到嘴边就忘了,这可咋办……”

“……”

梅近水被勾起了兴趣,面对这种情况,心里的痒痒,不亚于她勾引左凌泉半天,最后不让吃,简直是要急死。

“你是不是想用后面的吊着我?”

梅近水蹙眉询问。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唉,你看我像这种人吗?”

“你最好是这种人,要是真忘了,我……”

梅近水凶了一眼,但犹豫再三还是忍住了恼火,尽力做出温柔如水的表情,柔声道:

“你想要什么,说吧?”

左凌泉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就如同拿糖诱拐小姑娘的小贼般,正儿八经道:

“我也没想要什么,就是真忘了,你有没有法子让我想起来?要不试试?”

梅近水暗暗咬着银牙,略微斟酌,凑到耳边:

“你……你把话说完,我就再让你亲一口,如何?”

左凌泉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想不起来吗,怎么说完。”

这是摆明了要得寸进尺。

梅近水却毫无办法,毕竟这法子是她自己教的。

在羞涩和心痒之间,最终还是心痒难耐占据了上风。梅近水又凑近,柔声道:

“那我先兑现承诺,你亲完了告诉我,行不行?”

左凌泉尽力保持镇定:

“这个吗……”

“哎呀~左公子~你就告诉我嘛。”

梅近水手腕也是真过硬,骚的不奏效,就来软的,开始撒娇,整个人风格瞬变,娇羞中带着讨好,水汪汪的眸子望着左凌泉,拉着袖子轻轻摇了两下。

这眼神这语气,差点没把阿泉送走!

左凌泉见梅近水急到这地步了,硬是没忍心继续装下去,抱着她柔声道:

“好好好,我想到了。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何?”

梅近水听完全词,终于心满意足,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下了。她微微点头:

“甚好,没让我失望。”

说着就恢复了高雅美人的姿态,想要跳下桌子。

??

左凌泉一愣,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水儿,微微摊手:

“梅仙君,我还没亲昵。”

梅近水今天亏都吃大了,好不容易告一段落,肯定要见好就收。她蹙眉道:

“亲什么?你刚才动嘴,这首词是补偿我的。看在你确实没动手的份儿上,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下不为例。”

开什么玩笑?

左凌泉见水儿这么薄情,那他也不当怜惜媳妇的好男人了,抬手拦住梅近水:

“唉,等等。我动手动脚理亏在先,说好陪你十首诗词,就得还,怎么能算了。”

梅近水下桌的动作一顿,明知前面是坑,还是没压住心底的好奇,重新坐好:

“你确定?事先说好,你必须一口气说完,不能中途停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