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九章 归乡

第九章 归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天后。

黑底龙旗,在北崖郡的镇南关城墙上猎猎作响,身着大丹军铠的将士,站在城头眺望着前方的苍茫天地。

一艘大船,在春风徐徐间,从青渎江顺流而下,进入了支流白鹿江,过镇南关后,便回到了大丹的疆域。

大船的船楼顶端,带着团团展翼的大雕像,三层宽敞的观景台上,摆着棋台美人榻。

梅近水一袭白裙,站在围栏边上,迎着春风眺望她曾经的江山,眼底稍显无趣。

崔莹莹靠在美人榻上,同样有点无聊,本想找师尊唠嗑,但想起师尊在床榻上乱嗨,把她后面都搭进去的事儿,心里气鼓鼓,又不大想开口。

渡船从北狩洲御风而来,有梅近水这位法神负责开车,速度很快,本来可以直达左家。

但左凌泉忽然失踪,梅近水这头一次上门的新媳妇,总不能自己跑去拜见公婆,因此渡船到了大丹就放缓了速度,慢慢走等着左凌泉一起。

左凌泉和玉堂、静煣一起失踪,梅近水猜到肯定是去某个地方打野了。她挺想拉着莹莹跑去凑热闹的,可惜玉堂很机警,神识扫过半个九洲都没找到,也只得作罢。

北崖郡距离大丹京城不过八百余里,顺着滔滔江水疾驰,日头还不到中午,耸立在江边的东华城,就出现在了山水之间。

回到故土,船上的姑娘们顿时热闹起来。

早已经思乡心切的姜怡,换上了火红的公主裙,和冷竹一起来到了甲板上,眺望幼年经常游玩的江岸。

吴清婉脸上也满是温润笑意,踮起脚尖看着隐于山野之间的山谷。

栖凰谷自从成为惊露台下宗,又连出左凌泉、吴尊义两尊庞然巨物后,已经成了东洲的‘龙兴之地’,哪怕教学水平依旧属于三流,过来求道的修士依旧络绎不绝,连带着附近东华城都兴盛了数倍。

众人从北狩洲折返,消息并未隐瞒,此时江岸上站着不少人,栖凰谷的几位师伯、小花师姐、程九江、王锐等都在,后面甚至还有一只憨憨的大螃蟹,钳子夹着杆彩旗摇摇晃晃。

上官灵烨遥遥瞧见此景,心中不免有点急,来到了观景露台上,询问道:

“莹莹,左凌泉跑哪儿去了?这都快到家了,他这正主不在,指望我当家出去应酬不成?”

崔莹莹靠在美人榻上,听见这话略显无奈:

“你去问你师父呀,她把我们一丢,带着左凌泉私奔了,你这当徒弟的都不知道去向,我怎么知道?”

上官灵烨见此,把目光投向了梅近水,想问问去向,结果很快就眼神下移,落在了梅近水的裙摆下,眉梢微微一皱。

梅近水从奎炳洲回来后,灵烨通过察言观色,猜出这师徒俩,已经上了一条船;但她和梅近水辈分差的有点大,师尊不在的情况下,并不敢单枪匹马上门宣示彼此的家庭地位,还没正面接触过。

此时走到跟前,上官灵烨才发现,梅近水的素洁长裙,随着江风吹拂,隐隐露出了下面的细长鞋跟,从款式来看,很像是她同款的红底高跟,专门给左凌泉加攻速的那种……

上官灵烨眨了眨眼睛,目光不免有点怪。

梅近水察觉到了灵烨神色的变化,回过身来,低头看了眼,然后轻轻拉起裙摆,露出了黑色高跟鞋,和同色调的细密黑丝:

“怎么样?好看吗?”

“……?”

这骚蹄子……

上官灵烨瞧见这套完全照抄她的装备,深深吸了口气,胸脯差点气炸,她站直了几分:

“梅仙君,这些东西,是年轻人穿的,您老这么高辈分,穿这些,说实话有点不庄重。”

梅近水轻咬了下红润唇瓣,眼神儿说骚不骚:

“女为悦己者容嘛,只要左凌泉喜欢,再不庄重也得去适应,你说是吧?”

上官灵烨向来被姜怡称作‘骚狐媚子’,本以为自己已经够那啥了,万万没料到还能碰上这种浪蹄子,一句话硬是把她干懵了。

不过灵烨纵横后宅这么多年,也不是纯情小丫头,见梅近水当面宣战,也不在计较彼此辈分,微笑道:

“女为悦己者容,也不能炒冷饭。这些东西我前几年穿的,款式有些过时了,梅仙君刚进门,穿着左凌泉才觉得新鲜。想要投左凌泉所好,光借鉴别人不行,还得有点自己的思路。”

躺在美人榻的崔莹莹,见两个大浪蹄子卯上了,早已经来了精神,不过这种规模的较量,她完全不敢掺和,只是带着古怪笑意,左右打量。

而甲板上归乡心切的姜怡、清婉、秋桃、瓜瓜,都发现了上面这场没有硝烟的遭遇战,没有转头,但都在竖起耳朵偷听。

梅近水见灵烨能接住,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还想继续过过招,忽然心有所感,转眼看向了南方的天际。

众人跟着转眼看去,却见一个白色炮弹从天边疾驰而来,后面跟着三道人影,刹那间穿越千百里路途,落到了渡船上。

团子直接撞进了上官灵烨的怀里,做出累坏了的模样,张开鸟喙就开始讨食。

左凌泉则落在两人之间,抬眼看向江边,欣喜道:

“都到东华城了?别聊闲话了,快下去吧。”

这话显然是打岔圆场,免得宝儿大人和阿骚打起来。

上官灵烨见师尊和相公回来了,自然不在多说,把目光放在了师尊身上……然后就是一愣!

上官玉堂依旧一袭金色龙鳞长裙,表情不苟言笑,落地后就往屋里走,似乎不想和众人说话,但步伐明显有点不对劲儿,眼神也有点飘忽,看起来就和被修的神志不清似得。

静煣脸色也有点红,低着头也不说话,跟着上官玉堂往屋里走,步伐不太稳。

这是玩的有多大?

上官灵烨见师尊都被搞成这样了,心中难免惊异,开口询问:

“师尊,你……”

上官玉堂放话,让左凌泉把她往死里弄,结果求锤得锤,才几刻钟就败阵了,已经说过狠话,左凌泉也不敢饶了她,是真不知道怜惜人。

这也就罢了,中途好不容易停下,换静煣接班儿,结果两个人心有灵犀、感同身受,那完全不叫中途休息,而是双倍的神魂刺激,连静煣都扛不住,哭哭啼啼翻白眼了,她自不用说,已经不是龙王了,直接是水漫金山。

这种情况,实打实持续了七八天,毫无间断,怎么说好话求饶都不顶用,上官玉堂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反正现在还神志不清,只想回屋趴着睡上几天。

听见灵烨声音,她才回过神儿,回应道:“为师有点心事,去休息片刻。你先去逛吧,到了左家再通知我。”

说着走进了船楼里。

汤静煣同样有点晕,不过体魄比嘴硬的婆娘中用,还能缓过来。

她听见言语,转头看去,才发现到自己家门口了,又走了回来,默不作声跑到了姜怡跟前。

梅近水瞧见玉堂四肢虚浮的模样,眼神就像是瞧见不知羞晚辈似得。玉堂脸皮薄的很,逼急了指不定会让左凌泉把她也折腾成这样,所以她没调侃玉堂,而是望向左凌泉:

“左公子,去天外一趟,怎么把脸都逛白了?天外很冷吗?”

左凌泉脸并没白,但气势确实有点虚,他含笑道:

“有一点冷,不说了,走下去逛逛吧。”

梅近水见小姑娘们都等着,也不再调侃,和莹莹一起下了渡船……

------

春日当空,一艘乌篷船穿过临河坊的水门,在临河小街靠岸。

路过的两名巡捕,打量着站在船头的白衣生面孔;坐在码头上歇息的老船公,则笑逐颜开,乐呵呵招呼道:

“哟,汤掌柜,和相公回来啦?这都几年不见了,出去的有点久啊,去哪儿逛了呀?”

“唉,东南西北瞎跑,也没啥意思,还是家里面舒坦。”

“这小鸟咋长这么肥了?以前不到拳头大,现在怕是有四五斤,还飞的动吗?”

“叽?”

团子连忙按了按肚子上的白毛毛,示意自己是虚胖,哪有四五斤?

左凌泉摇头轻笑,和静煣一起,踏上了第一次来京城时的小街,迎面便是汤家酒肆。

虽然已经过去四五年,但酒肆一直有三叔代为打理,门窗都光亮如新,铺门两侧甚至还有年关时贴上的对联。

汤静煣回到自己家里,前几日被折腾的疲倦就一扫而空,快步来到酒肆前,打开大门,来回查看:

“里面都派人打扫过,三叔真是细心……”

团子也和郊游过后回家的小娃娃似得,落在了小时候喜欢蹲着房檐下,左右寻找熟悉的阿猫阿狗,“叽叽叽……”打招呼。

重回故地,难免触景生情,左凌泉站在铺子门口,便想起了静煣当年一盆开水泼出来的场面,那也是他这段旅程的最开始。

当时他不得仙门而入,为了保持童子之身,还是个不近女色的高冷侠客,静煣的一盆水,可以说直接泼到了他心里,唤醒了他的色胚之魂,鬼使神差就走进了酒肆。

如果之后还没找到仙门,他估计会变成一个隐世剑客,和静煣小富婆在这里定居下来,白天练剑卖酒,晚上逗鸟揉团儿,过完这平平淡淡的一生。

不过这也只是假想,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静煣是朱雀神使,迟早会有一飞冲天的时候;他若只是个平凡剑客,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媳妇其实是仙家大佬,然后他就变成修行道第一软饭男,跟着媳妇开始走上漫漫长生路……

左凌泉胡思乱想间,走进了只有四张酒桌的小酒肆,温酒的小火炉已经熄了,静煣从后院抱来了点柴火,然后把团子拿过去,对着灶洞捏了捏:

“叽!”

“叽?”

团子被老娘当‘打火鸡’用,有点不乐意,但怕午饭没了,还是不情不愿的张开鸟喙,喷出小火苗点火。

啪啪……

随着一缕青烟升起,停业数年的小酒铺子,终有又有了人间烟火味。

汤静煣满意点头,提了壶水,放在了炉子上烧着,让团子看着;然后拿起小铲子,跑到后院的桂花树下,开始挖土。

左凌泉掀开布帘来到后院,在旁边蹲下,把小铲子接过来,挖出了埋在树下的‘女儿红’,含笑询问:

“要不要再埋几坛?”

汤静煣抱着小酒坛来回打量:

“肯定要呀,想起家里埋的有酒,就想回来看看,酒越藏越香,时间越长便越想回来;要是家里没埋着酒,指不定哪天跑远,就把这地方忘了。”

“也是。”

“来,打开尝尝。”

静煣抱着酒坛跑进睡房里,取出了两个小酒碗,放在小桌上;想了想,又把珍藏多年的首饰盒,和左凌泉当年送的那盒胭脂,放在了妆台上。

左凌泉来到屋里,拿起妆台上的‘红花蜜’,摇头一笑:

“这都多少年了,还留着呀?”

“你送我的定情信物,以后下葬我都得握在手里,还好上次大火过后找到了,不然我得心疼一辈子……”

“什么下葬,咱们可是长生不死。”

“那不就更得留着,人活久了就容易忘记东西,你看看婆娘,到现在都把小时候的铁棍、草鞋留着,和宝贝似得,摸都不让我摸……”

汤静煣坐在床前,哪怕道行已经通天,看起来依旧像是小家碧玉,把酒碗递给左凌泉,然后双手捧着酒碗,在闺房里来回打量,估摸在回想孤苦幼年,一个人睡在这里的数个日夜。

“团子!”

“叽……”

一声呼喊后,在外面烧水的团团,迈着八字步飞奔进屋,然后和小时候一样,跳到了静煣的床铺上,来回打滚儿,寻找幼年的感觉。

汤静煣这才满意,和小时候一样,取出了几粒谷子,放在了枕头旁边。

只可惜,团子已经不是当年偷吃谷子的小鸟鸟了,不太想张嘴。

汤静煣眨了眨眼睛,然后就是脸色微沉:

“吃!”

“叽……”

团子缩了缩脖子,为了给老娘找回当年的感觉,只得翻起身来,开始小鸡啄米。

左凌泉有点好笑,抬手搂住静煣的后腰,打趣道:

“家里奶娘可比较多,再凶团子,当心它以后不亲你了。”

“叽?!”

团子连忙摇头,在静煣腿上蹭了两下,从神态上来看,意思约莫是——阿泉,这话可说不得,午饭没了你赔鸟鸟……

汤静煣对团子的怂包反应颇为满意,轻哼道:

“家里奶娘再多,它也是我养大的,等哪天它不亲我了,我就把它丢回长青山,等它饿上几天,就知道回来了。”

“叽叽……”

团子摇头如拨浪鼓,竭尽全力表着忠心。

左凌泉端起静煣酿的老酒抿了一口,辛辣酒液入喉,眼底又多了几分笑意,想想把酒碗放下,搂着静煣,并肩倒在了枕头上。

汤静煣一愣,悄悄抬手挥了挥,示意团团可以出去了,同时蹙眉询问:

“你还起得来呀?”

左凌泉有些无语,示意自己龙精虎猛的身子:

“我怎么起不来?仙帝之躯,你们一起上我都不带怂的。不过现在可不是起色心,只是抱着汤姐,幻想一下我要是没走上修行道,是个什么滋味。”

汤静煣被‘双倍快乐’连着拾掇这么多天,感觉白玉老虎都被棍子打肿了,当前就算她招架的住,正在休养的婆娘也得骂死她。见左凌泉没乱来,她暗暗松了口气,回应道:

“没走上修行道,那你肯定就留在京城当驸马爷了。嗯……白天公主处理朝政,你无所事事又安奈不住色心,偷偷跑到临河坊来,背着公主和风韵小酒娘偷偷私会……”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古怪,但仔细琢磨,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汤静煣手指搅着一缕秀发,继续道:

“公主日理万机,回宫发现你不在,心生狐疑,然后找到了这里,破门而入,捉奸在床。然后就把你阉了,成了公主身边的小黄门……”

“这怎么可能。”

“就算不阉,肯定也把你打个半死。公主可是修行中人,你没走上修行道的话,哪里是公主的对手,女强男弱,不和玉堂婆娘差不多凶嘛。”

“也是哈。”

“也是什么?”

左凌泉正在幻想着自己打不过姜怡,被姜怡吊起来锤的场面,忽然发现怀中的静煣,眼神出现变化,继而脸颊就冷了下来,不怒自威:

“你觉得本尊很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