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十一章 繁花入泉庭(大结局)

第十一章 繁花入泉庭(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呵呵,开个玩笑吗。”

……

团子站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还没想好向谁讨食,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

啪啪啪……

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继而盖着盖头的秋桃,就嗖的一下站起身,从屋里跑出来,还掏出了一个大腿那么粗的红色大炮仗。

?!

两边人外加鸟鸟都蒙了,谢温眼泪还没擦,气的直接拿起鸡毛掸子:

“桃子!你给我回来!你干啥去呀你!”

“马上马上,等一下哈……”

声音渐眨眼就消失在了院子里。

太阳已经落山,郡城华灯初上,府邸内外都亮起了红灯笼。

宅邸外,五哥左云亭和一众兄弟姐妹,在大门外放弃了烟花炮仗。

左凌泉满眼笑意,趁着宾客热闹旁观的闲暇,飞速来到了对面的新宅里,刚走出两步,就瞧见一个盖着盖头的红衣小姑娘,从游廊里跑过来,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炮仗,遥遥呼喊:

“快点快点,我娘要杀过来了,再不放来不及了。”

团子则跟在后面小跑,不停“叽叽叽!”,眼神震惊而热切,看模样是在喊——好大的炮仗,让鸟鸟点火!

左凌泉瞧见此景有些忍俊不禁,连忙来到跟前,抱着秋桃来到空旷的花园里,把大炮仗蹲在了地上,询问道:

“这是什么炮仗?不会又冲着我炸的吧?”

谢秋桃虽然盖着盖头,但完全不影响操作,迅速取出一炷香点燃,递给团子,然后跑出老远,隔着盖头把耳朵捂起来,躲在左凌泉背后,提心吊胆道:

“目前不确定,点了就知道了。”

左凌泉见状,也有点提心吊胆,捂着耳朵,和秋桃站在一起,等着团子点火。

团子叼着点燃的香,小心翼翼朝着比它还粗的炮仗引线上凑,凑一下缩回来,没点着又凑过去。

“你直接喷火点呀。”

“叽……”

团子叽了声,示意‘鸟鸟不敢’,结果香掉下来,又连忙捡起继续往上凑,继而……

呲呲——

一阵火星冒出,团子吓得化身白色炮弹,直接钻到了秋桃裙子下面探头。

咻——

轰隆!

苍穹之下,喜气洋洋的庭院内,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绚烂烟火,在夜空之上绽放,化为漫天繁星,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团团展翼雕像,下面还有四个大字:

恭喜恭喜!

烟火估摸覆盖整个城池上空,忽如其来的绚丽景色,唯美而又震撼。

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声音太响了!

轰然巨响震彻全城,几乎所有人都是一缩脖子,遥遥还能听到对面宅子里的惊呼:

“吓我一跳……”

“我还以为天塌了。”

“这胖鸟是象征啥?”

“嘘,这可是团团大仙……”

……

左凌泉举目望着天空,满眼赞叹:

“不错不错……”

谢秋桃虽然盖着盖头,但不影响她欣赏自己的杰作,插着小腰很是得意:

“怎么样?厉害吧?惊不惊喜?”

“叽叽叽……”

团子满意崇拜,点头如啄米。

左凌泉搂着秋桃观赏着烟火,还想赋诗一首来着,可惜还没想出来,就听到后面传来急促脚步。

左夫人发现儿子大婚当夜,竟然跑到这里放炮仗,气的是柳眉倒竖,跑过就一通训:

“你多大了?都成婚了还放炮仗,还放这么响,让客人知道了咋办?……”

谢温当着亲家母的面,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她快步跑到跟前,拉着秋桃往回跑,还抬手在秋桃屁股上拍了下:

“今天嫁人你知道不?你要上天呀你?”

“啊!我知错了知错了……”

“还知错,你看看屋里的姑娘谁像你一样皮?小时候手指被炸黑的事情忘啦?”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让团子点的嘛……”

“你自己不敢点让团子点,也好意思说出来?”

“嘻嘻~……”

欢声笑语间,谢秋桃被押回了闺房,左凌泉也被按到了新宅的大厅之内。

大厅里高朋满座,所有认识的亲朋好友,无论仙凡、无论岁数、无论道行,都坐在席间,如同凡世亲友般含笑观望。

程九江作为左凌泉的第一手下,此时担任了司仪,站在大厅里,喜气洋洋朗声道:

“新郎就位,有请新娘!”

噼里啪啦……

震耳欲聋的鞭炮和锣鼓喧嚣中,丫鬟们拿着花篮,在大厅外洒出了一条繁花似锦的道路。

身着红色嫁衣的莺莺燕燕,相伴走入新宅宽阔的大门,跨过了团子点燃的火盆。

新娘比较多,都穿着火红嫁衣,常人根本分不清是谁,因为某两个媳妇踩着高跟鞋,让身高鹤立鸡群的玉堂都不那么显眼了。

左夫人为了一碗水端平,可谓操碎了心,不仅嫁衣的款式一模一样,连各自的位置都是抓阄抓出来的,以示都是儿媳妇,没有远近之分。

不过作为相公的左凌泉,还是能通过身材的细微差异,认出走在前面的姜怡、静煣、清婉、灵烨、玉堂、莹莹、瓜瓜、秋桃、近水。

虽然都盖着盖头,但每个人的面孔,都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刻骨铭心;每一段相伴走来的记忆,也都让他永世难忘。

五年前,抱着凌云壮志,踏出这座小小县城入京时,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如此幸运,得到这些倾世佳人的另眼相待。

而如今,他功成名就,得到了此生最求之不得的东西,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心里面生不起色胚心思,有的只是感动与珍惜。

左凌泉本以为自己能保持风轻云淡,但看着新娘穿过飘散的花瓣,向他走来时,眼圈儿还是有点红了。

大老爷们,大庭广众感动的哭鼻子,显然有点不合适。

左凌泉压着心底的情绪,面带笑意,走到跟前,把羞答答的小冷竹,和有点懵的韵芝阿姨,也拉倒了大厅中间,面向坐在主位上的高堂。

本来大厅里鸦雀无声,气氛庄严而肃穆,所但司徒震撼这大嘴巴子,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在席间吆喝了一句:

“老祖,你别站那么直,把伯父伯母吓到咋办。”

“哈哈哈……”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的大殿里顿时热闹起来,笑声不断。

左凌泉不清楚玉堂现在的表情,但知道她肯定面红耳赤,暗暗寻思完事儿了把震撼兄逐出师门。

左凌泉面带笑意,抬手压了压:

“好了,开始吧。震撼兄,你今天不把自己喝趴下,明天指定被打趴下,在坐亲朋好友,你可得陪好了。”

司徒震撼嘿嘿笑两声,抬手示意。

程九江跟着笑了几声,见气氛差不多了,就朗声道:

“新郎新娘就位,一拜天地!”

左凌泉转过身来,面向门外的浩瀚天地,拱手一礼。

而左右的媳妇们,显然有点蒙圈,转身时能听到些许窃窃私语:

“莹莹,你转错方向了……”

“啊?!”

“冷竹,你别拽我袖子……”

“灵烨,我是不是看起来很吓人?”

“别听司徒震撼瞎说,师尊现在美着呢……”

……

虽然不够整齐,但莺莺燕燕本就各不相同,此景也别有一番趣味。

“叽叽叽叽!”

团子可能是玩嗨了,蹲在了左夫人腿上,开始抢司仪的台词,摊开翅膀指挥。

偏偏姑娘们都听得懂,又转过身来,二拜高堂!

洪亮的吆喝声和欢笑中,月色慢慢上了枝头。

烟花冲天而起,在星空之下,绽放出绚烂的花火。

大宅里哄哄闹闹,看起来没有什么仙家派头,只有浓浓的人间烟火。

但仙本就是山上之人,真忘了情,远离的人烟,纵然居于九天之上,身兼通天彻地之能,也不过是个穷忙活一生的孤独过客。

左凌泉从不觉得的自己是仙,毕竟此时此刻的美好,远不是神仙能媲美的。

长生久视虽好,但他修的是此生无悔。

目前,他做到了。

往后,这条路也将继续下去,无论道高几丈、天高几重。

春风不负逍遥客,剑斩千山镇九洲。

他便是那一缕环绕身边的春风,剑斩千山、定鼎九洲,只为一句‘此生不负’。

而身边的女子,将永远是无忧无虑的逍遥客。他走到哪里,春风便吹到哪里,直至永恒……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