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Omega须知手册 > 86新年(下)

86新年(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摊主送的饮料份量实在很足,一直到他们逛完庆典,回到旅店,杯子里的液体还剩下一半有余。按理说,鲜榨果汁里不可能会有酒精,但雪莱一路上都感觉到一种飘忽的莫名兴奋。

在雷斯奥的时候,他也和伊雷一起逛过啤酒节的街道,一起吃过花样繁多的小吃,但这次的感觉却与那次很不一样。

生平第一次,他不再焦虑何时会抵达人生的终点,欢庆结束后要拿什么去抵抗静默的孤独。

在漫长时间里扭曲的沉重锁链终于被他丢在了那座雪山的山顶,从此,他再一次学会了自由的呼吸。

伊雷是被雪莱推着撞进旅馆房间的,天花板上的灯泡被门板震得摇晃了一下,两个人双双跌倒在松软的床垫上。

“说,为什么不让我买小蛋糕?”雪莱不依不饶,扑上去挠伊雷的痒痒肉。

伊雷一边笑一边躲,刚捉住雪莱的右手又被他的左手作弄,“我的小祖宗!你知道你今天吃几块蛋糕了吗?还好意思怪罪我——”

“那就是你嫌弃我。”雪莱压低身体,用蓝宝石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嫌弃我吃胖了就不好看了。”

伊雷发出一串闷笑,胸膛震个不停,弄得雪莱露出一脸不悦,在他肚子上拍了一下,“笑什么?”

“我说,你是在撒娇吗?”伊雷搂住雪莱的腰,另一只手在他鼻尖上捏了一把。

雪莱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颊慢慢染上红晕,抿了抿唇,没有避开伊雷的视线,半晌才从唇角吐出几个字,“不行吗?”

一瞬间,伊雷的心脏就像被爪子轻挠了一把,痒得他浑身难受。太犯规了。

他认识雪莱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就像一贯高贵冷漠的猫咪忽然竖起尾巴眯起眼,低头在他身上磨蹭。

这哪还有忍耐的道理?

他翻了个身,居高临下地望着omega,“撩拨我是吧?做好觉悟了没?”

雪莱海蓝色的眼里带着促狭的笑意,舌尖飞快地舔了一下唇,“那结束以后,能吃蛋糕吗?”伊雷倒吸一口冷气。

别说蛋糕了。

把命给他都行。

屋子里没开灯,室内的光线随着渐渐沉下去的夕阳变得越发昏暗。

直到一朵红色的火烧云浮现在天边,绚烂的色彩映在窗玻璃上,将整个房间都染上一层温暖的色调。

光在墙壁上流动,呼吸和热度跟随着起伏。

火一样鲜艳的夕阳映在雪莱白皙的胸膛上,伊雷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捉住一缕金色的发丝,欣赏它们在夕阳下折射着光芒的美丽样子。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特别变态?”雪莱低声说。

“真的?”伊雷勾起唇角迎上去,“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你那点心思,我用脚后跟都猜得出来。”雪莱低声回了一句。

伊雷挑挑眉毛,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什么,就看到雪莱用手指把鬓角的头发撩到耳后,低下头。伊雷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发誓,他刚才绝对不是在想这件事。

应该说,就算在他最欲念熏心的时候,也没敢妄想过这种事。眼前的景色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大。

omega白皙的脸颊映着夕阳,红润透亮,月色一般的双眸水光滟敛,从下方直勾勾地与他对视。

不逃也不躲,瞳仁里只映着他的身影。“雪莱….”伊雷的呼吸凝滞。

“?”雪莱眨了眨眼,蓝眼睛像湖泊似的清澈见底,里面盛着疑惑。

伊雷几乎能听见自己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崩断的声音,他深吸了一口气,扣住雪莱的后脑将他拉开,声音沙哑地说:“过来这边,我也帮你。”

渐渐的,火烧云也随着夕阳的落下而消失,夜幕降临,庆典的热闹一点点淡去,只剩下月光从窗外投射进来,在墙上留下一道很浅的影子。

雪莱觉得他这辈子还没有一次性流过这么多的汗。

伊雷从他身上起来,还恋恋不舍地低下头,在他散发着芬芳气味的后颈上亲了一口。雪莱抬起腿踹了他一脚,尽管大腿软得发抖,毫无杀伤力。“滚去洗澡。”雪莱有气无力地说。

“我滚了你怎么办?”伊雷闷笑两声,从后面环住雪莱的腰,丝毫不介意两人汗涔涔的皮肤贴在一起,“感觉你现在往前迈一步马上就能被床脚绊倒。”

“那你还压上来!”雪莱没好气地说道,反手拧了一把伊雷的肚子。

伊雷笑着往后躲了躲,放轻了些力道,却依旧坚持抱着不放开,嘴唇在雪莱的腺体上轻轻吻了一下。

永久标记留下的伤痕还清晰地印在柔软的腺体上,狰狞的伤疤下是omega全身心的信任与交付,以近乎奉献的姿态接纳一个从根源上就不平等的契约。

雪莱被搂得有点热了,但还是没推开伊雷,只是用胳膊肘轻轻顶了顶他,“你干嘛?”

“没什么,就是想多抱你一会儿。”伊雷低声说,语气依旧是懒洋洋的,“这样如果是做梦的话,我可以晚一会儿醒。”

雪莱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过身,凑上去吻他。

伊雷自然来者不拒,随便对方动作。快熄灭的火苗又被这个吻重新点燃,温热气流让四周的空气变得暧昧,直到雪莱的虎牙毫不客气地在他的下唇上咬了一口。

“嘶!”伊雷差点从床上弹起来,舌尖很快尝到了血腥味。

“现在醒了没?”雪莱眯起眼,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刚才故意攻击的人不是他—样。伊雷又好气又好笑,搂住雪莱的手臂一个用力,直接将他从床上打横抱了起来。雪莱惊呼了一声,“哈尔顿!”

“使坏是吧?”伊雷压低声音,“别想下来了。”于是在雪莱的一连串惊呼和拍打里,伊雷目不斜视地抱着他走进浴室。

从浴室回到床上时,已经是深夜了。

伊雷·哈尔顿的狠话放得挺利索,可还是很快就放过了他,剩下的时间里则是专心致志地把两人擦洗干净,换好床单,又替雪莱吹干头发。

几枚打了结的保险套静静地躺在垃圾桶里,雪莱躺在床上困到极致,却前所未有地不愿入睡,仿佛要是现在闭上眼睛,就会有什么美好的东西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