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生理性喜欢 > 59盛屿说他...不中用

59盛屿说他...不中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宝添这段日子第一次主动约阎野见面。阎野赴约时破天荒地考虑了进化论这样高深的问题,四个爪子跑得多快,何必进化成直立行走?

门铃响时,薛宝添正签署文件,有字不会写,他翻着字典对照誉抄,九十九拜都拜过,差那最后一哆索时,被门铃一惊,字写坏了。

怒气冲冲地拉开门,见阎野提着夜宵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外。

前些日子,阎野砸坏了薛宝添的跑车,趁机将人掳走,弄到两人初次哼哈嘿呦的工棚,极不礼貌地春风几度。过程虽然糙了点,但滋味儿不错,薛宝添素了几个月,嘴上骂着,身体倒是受用。

事后阎野那孙子坦明了心迹,期间委屈得差点滴了几滴猫尿,薛宝添抽着烟瞧着,心里一直拢着的阴云抽丝剥茧而去,亮堂了起来。

可面上却是冷的,端得薄情寡淡的样子,唬得阎野不敢奢望其他,只求一个追求的机会。薛宝添吐了长烟,靠墙懒散道:“追吧,薛爷许你个机会。”

收了思绪,薛宝添转身返回室内,阎野随行而入,门角缓缓关合,还剩一线光亮时,薛宝添被高大的男人迫不及待地拉入了懷中。手上稍欠分寸,两人顺势撞在了墙上,一不小心关了壁灯,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阎野习惯性的去薛宝添淫边的味道,几乎同一时间,薛宝添感授到了他的彭搏。“做什么?”黑暗中的声音有些暗哑。

“你的烟疤好了吗?”阎野阁着依服慢慢撫莫那处凹凸不平的印记,“给我看看。”烟疤是阎野亲手烫上去的,与一年前薛宝添留在他身上的位置一样。

“关着灯呢。”

“可以看的。”

薛宝添滤觉到自己的t恤被一点点啦起,推到颌下,空调的冷风毫无阻隔的莫在疲夫上,让人细小的占溧了一下。

当薛宝添的思维还停留在空调的温度是不是调得太低了的时候,阎野的吻已经落在了那处烟疤上。

轻轻的“恩”了一声,薛宝添便闭了嘴,声音太他妈娘们了,他有些鄙视自己。

小小的圆形疤痕,被挚熱的派吻了又吻,濕茹的声音向上,落在了洱边。

“还疼吗?”阎野似乎问得异常艰辛。薛宝添难得没有嘴贱,只轻轻摇了一下头。

阎野的心跳似乎很快,他不知在较什么劲,胡乱莫了两下,过了干隐,便将薛宝添重新包果了起来。

开了灯,突如其来的光亮将薛宝添恍惚的神智拉了回来,阎野那孙子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追求期间

不能上床的歪理,硬生生的将自己憋得两眼直放绿光,薛宝添也被他吊得不上不下,又拉不下脸将人往床上带,只能压下心火,将人一推,走到沙发前,把一份合同递给了阎野。

“佟言在盛屿那里偷拍来的,他觉得这份合同可能有问题。”“有问题?”阎野接过合同,“他怎么知道合同有问题?”

“佟言说是直觉,他们毕竟相处了一年,在某些方面佟言还是了解盛屿的。”翻开扉页,阎野眉心顿然一敛:“这合同….…”薛宝添眼中浮现隐忧:“怎么了?”

阎野坐在他身边:“这单业务,今天确实有人找我接洽过,对方说是奔着我的名号来的,希望我能接单。现在看来,这单业务已经在盛屿手中过了一遍,这种肥肉,能从他手里转出来,的确是有问题的。”

薛宝添衔了烟,问道:“盛屿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阎野从口袋里翻出棒棒糖,撕开包装纸,送到薛宝添口旁,换下了香烟:“最近他私下里的小动作频繁,有些急于求成的意思。”

“这是见你逐渐成了气候,着急了?”

阎野的目光变得锐利深沉,看着手中那份因偷拍字迹有些模糊的合同,问薛宝添:“佟言为什么要帮我?”

口中的甜味逐渐化开,薛宝添想到了半日前的咖啡店中,新烘焙出来的甜点散发的浓郁香甜。

“我曾经帮盛屿送过文件,知道他密码箱的密码,只是没想到他一直没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