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薄情 > 32.赛场失意情场得意

32.赛场失意情场得意

迟尧弯腰把被踩瘪的半支烟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食指被烫到的地方红了一小片,火辣辣的疼。

暗骂了句“狗崽子”,他颇有些无语地转到洗手间冲水,衣袖挽起,手腕上被狗崽子攥拽的红痕也还没消。

“真有点看不懂陆鸣这家伙。”盯着水流冲刷皮肤,迟尧默默呢喃。自诩阅人无数,迟尧少有摸不准一个人情绪的时候,但在陆鸣身上他总是遇到滑铁卢。

不明白小孩儿为什么突然生气、不明白小孩儿为什么突然又消气。就像今天,不允许他别人的抽烟可以理解为吃醋,可吃醋会发这么大火吗?

陆鸣生得好看,平时抱着睡觉或是带在身边算得上赏心悦目,可板着脸,狠厉阴郁盯人的样子也怪吓人。

像深林中虎视眈眈的野兽猛禽,绿油油的眼神直勾勾盯住你,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将他压在肚皮下面撕咬啃噬。

迟尧现在想起都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思索着,手机突然响铃,没防备地心脏骤然缩紧,把迟尧吓了一跳。

是陆鸣的微信电话,迟尧没急着接,往前翻翻,还有几条刚发来的信息。【193】:阿尧,你去哪儿了?我怎么到处都没看到你?【193】:你生气了吗?【193】:你别生气,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对你发火的。

仅看文字都透着股焦急,语气恳切,迟尧实在很难联想到陆鸣本人亲口说这些话的模样,或许会像以为自己被丢掉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

大抵他很喜欢小狗,在产生这样的联想之后,某个浮出水面的“分手”念头又默默沉底。

迟尧刚按接听键对面就冲出陆鸣难掩急切地声音:“阿尧,你现在在哪儿?”

“你答应我的,我下午还有单人赛……”“阿尧

本来还想逗人玩玩,结果迟尧听见陆鸣最后一声低沉沉的嗓音又觉得有点心疼,身体先于思维开了口:

“看把你急的,我就在二楼尽头的洗手间,烟灰烫得疼,我来冲冲水。”

陆鸣那边暂时没说话,呼吸声却更重更急促,迟尧尚在疑惑,身后传来奔跑的脚步。

“阿尧——”

这声低喃裹挟着温热的风响在耳边。根本来不及任何防备,迟尧被一具热乎乎的身体从身后环抱住了。

惯性撞得他一翅趄,身体前倾,双手将将撑住洗手台台面,还没等撑稳,又被身后的人长臂—捞,搂进怀里。

操。

混小子一天天的非要把他搞散架不成。刚想说什么,陆鸣一句“今晚*吧”直接把他的骂声堵了回去。

迟尧被从后面抱着亲耳朵、亲后颈的时候默默想,可能今晚是真的要散架了。

下午的个人赛入场顺利,没再出现什么临场找不到的人的情况。但下午两三点的日照很晒人,阳光刺眼。迟尧把包里的护目镜翻出来给陆鸣戴上,又叮嘱了几句。

陆鸣如往常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偶尔回一句,手上也不停,牵起他的手看了看食指创可贴,又帮他压了压遮阳帽沿。

“陆鸣状态不对。”等人上场,李柯林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迟尧大惊,“怎么不对?”

“你是当局者迷。”李柯林叹了口气,“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下吧,要么好好谈,要么就赶紧分。陆鸣多好一孩子,我看不得你糟践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