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薄情 > 33.我就想你疼

33.我就想你疼

“马上就热了。”

迟尧眨眨眼,抹了把脸上的水渍,盯着陆鸣纳了闷。

刚才车上还埋他怀里撒娇的可爱小狗呢?怎么一到家就变有威严了?跟他玩窝里横这一套呢?“为什么这么着急带我洗澡?”迟尧蹙眉疑惑道。抹泡沫的手停顿半秒,陆鸣蓦地嗤笑,面色阴沉沉的。

“真要我说?”陆鸣忍了大半天没问就是害怕两人再有什么争吵,可耐不住迟尧主动提及。迟尧不懂陆鸣在卖什么关子:“说。”

“你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好臭,好难闻,恶心。所以要洗掉。”迟尧闻言怔愣,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在洗手间遇到祁青聿的事。

陆鸣口中“别人的香水味”大概是祁青聿的,那种湿漉漉的草木香,的确留香时间很久,大半天都不会消散

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脑海中千万种借口一闪而过,最后被陆鸣一句话堵回去。

“不用说什么,你一定是遇到熟悉的朋友多聊了几句吧?香水残留也很正常的,我又不计较。”

不计较….?

迟尧把这三个字默念了几遍,仰头与陆鸣对视,水雾朦胧,他看不出陆鸣这话是否出自内心,只看出了那双漆黑眼眸里化不开的情愫。

迟尧手指上裹着的创可贴湿透了,陆鸣假惺惺地捧起来吹起,说自己不小心。他都懒得理陆鸣,把那块幼稚的粉色卡通创可贴撕下来扔走。

“陆鸣。”

“嗯?”陆鸣从上至下微眯着眼睛看他。“你买粉色的是不是报复呢?”

陆鸣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脸纯,狡辩道:“没有啊。”迟尧回以一声嗤笑。

初见那次,陆鸣打架时剐蹭伤了脸,迟尧递过去的就是一张粉色卡通创可贴。他还记得当时陆鸣的眼神,挺好玩的。

伸手抚了抚陆鸣曾经被玻璃碎片划出血痕的侧脸,最后又像打巴掌一样拍了拍,力道不重。“一点印子都没留。”那两道细小的蹭伤早就看不见了。陆鸣抬眼跟他对视,莫名问:“你想我留印子吗?”

留印子也蛮帅的。

迟尧在心底默默这样想到,面上却没说话,只是笑笑。

“你好像比刚见面的时候白了点。”

“有吗?”陆鸣顿了顿,脸色有点奇怪,“可能是早上你非让我跟你一起抹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原

因?”

“那功效还挺好。我用的时候怎么感觉没这么大效果?”“因为你生得白。”

话音未落,陆鸣低头吻了吻他眼角的小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