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瘾言 > 第40章:他抱住了萧知衍

第40章:他抱住了萧知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线小花疑似与男友共进晚餐

这是林憬第二天到公司,忙了一上午,闲下来时在微博热搜上刷到的娱乐新闻。经过吃瓜网友的不懈努力,词条冲进了总排行榜前三,让人想忽略都难。话题点进去有个长达一分多钟的视频。

天色暗,路灯昏昏,狗仔的拍摄角度刁钻,不时有树叶挡住镜头,应该是爬到了路边的行道树上偷拍的,镜头晃得厉害。

女方是孙笑榆,男方众网友还在猜测中,但林憬一眼就能认出来,拿着伞的那位黑色风衣男士是萧知衍。

视频中,孙笑榆因为冷裹紧了外套,偏头,脸朝向萧知衍,长发被风吹得飘飘扬扬,萧知衍似乎注意到了她裹紧外套的动作,将伞往孙笑榆那边偏,挡住了两人的脸。

不知在聊些什么,在路边站了很久,气氛融洽美好,直到一辆保姆车驶来,孙笑榆回头和萧知衍摆摆手,独自上了车。

视频结束。

视频一经流出,立刻就有小道消息传他二人匪浅的关系,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人在传了,只不过当时没图没真相,热度也比较低。

现在闷不吭声爆出一段二人相处的视频,让本就模棱两可的关系更加令人浮想联翩。林憬把视频看完,熄灭手机倒扣办公桌上,身子往后倒,闭眼靠在椅背上悠悠地摇。他在琢磨事儿,皱着眉琢磨不出结果。

视频里,萧知衍二人相处的氛围实在温馨,林憬还没见过萧知衍和别人这样温柔耐心的一面,不由想起自己之前胡思乱想的那句郎才女貌。

不得不承认,他们很登对。

“是孙笑榆和萧总,”有同事认出来了,伸长手臂拍一拍旁边的人,“真的假的,下边有网友爆料萧总要结婚了?”

“娱乐新闻,看看就行了,八字还没一撇呢?”说这话时,女同事偷偷看了一眼躺着一动不动的林憬,继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狗仔最喜欢拍这种让人误会的画面博眼球。”

“你说得对,孙笑榆最近不是和咱们公司有合作吗?萧总出于礼貌帮忙撑伞挺正常的,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举着伞吧?”

“那可不。

从门外进来的娘娘腔男同事加入了对话,半边身子坐在桌上,歪过来,说道“重点是撑伞吗?”

他左右看看吃瓜的两人,有模有样地分析:“这个视频的重点是晚上两人共进晚餐,在将近十二点这个时间结束。这个时间点很私密,一般只有极其亲密的两个人才会把这么私密的时间分享给对方,你占着我的时间,我占着你的时间,这叫享受时间流逝。”

“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同事道:“没逻辑,别硬凑。”

“爱信不信。”男人翻了个白眼,“网上传结婚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咱们老板三十好几了,事业有成,结婚是早晚的事。”

又来一人说:“听没听说,孙笑榆还是萧总的青梅竹马呢!”“哟,那在一起更不意外了!”“行了行了。”

女同事一直不停地和他使眼色,奈何男人捏着水杯说得津津有味,“之前公司不是还传林憬和老板吗?”他压低声,“或许是真的,但这种只能是短期关系。”

“什么意思?”

“萧总又不是普通人,哪能真和男人过一辈子?”女同事脸色一变,“你得了,说得没完了是吧?”

林憬抓起桌上的手机起身出了办公室,进电梯前点了支烟,盯着电梯里的摄像头,叛逆地吞云吐雾。

他走出大楼直奔对面的海天大厦,这地方跟个解疑释惑的避风港似的,林憬不时就来一趟。

敲了好一会儿门,没有动静,林憬将手上的烟抽完,慢腾腾摸手机给邢楚打电话,电话那头姗姗接起,干哑的一声‘喂’。

林憬:“在工作室吗?我在门口。”

邢楚眯着眼睛看电话备注,愣了几秒,从床上爬起来,鞋子都没穿直接去给他开门,“怎么突然来了?”

这个一半工作室内一半家的地方黑漆漆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闻着空气中有一股浓烈的酒味儿。

林憬抬手开了客厅的灯,环视一圈,“楚儿,昨晚喝酒了?”

“嗯,喝了一宿,头疼。”邢楚抓了把头发,尽数往后抓,脑袋昏昏,想招待林憬,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倒在沙发上难动弹,和这个突然登门的‘客人′大眼瞪小。

林憬望着茶几上,地上随意倒着的易拉罐酒瓶,弯腰捡起几个丢进垃圾桶,“王之冠呢?”他把桌上的几个也一起顺进了垃圾桶,发现装不下了就去电视柜底下的抽屉里扯了个垃圾袋。

邢楚不吱声,林憬狐疑:“不会就是他陪你一起喝的吧?”“没,他几天前走了。”

“走了?”

邢楚提及这个人,蹙起的眉头更深了,一把抓过茶几上的烟和火机,倒出来两根,隔空抛了一根给林憬,“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他?”

“不是。”林憬简单收拾了茶几,又倒了两杯热水过来,坐他旁边:“你不是有事儿要和我说吗?在微信上怎么问你都不松口,我好奇啊,只能亲自找上门问。”

“你还记着呢?”看表情,邢楚在线下也不太想说。

他将手里的烟点燃凑过去,顺便帮林憬点了烟,然后重新倒回沙发里,“你可能会觉得突然,但我觉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没必要瞒着你。”

“瞒着什么?”

“我和…王之冠…”邢楚闭闭眼,“我和他,有过一段时间的放肆。”

“这话什么意思?”林憬猜他们俩是在一起了,这没什么稀奇,那几天邢楚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林憬就看出了点端倪。

但在一起了就说在一起了,为什么要用‘放肆’来形容.

邢楚解释说:“有次他帮忙成了个大项目,我们一高兴喝了点酒,然后就…”邢楚瞄林憬一眼,“半推半就…反正就不知道怎么的,睡到了一起。”

林憬:“荤觉还是素觉?”

荤。”

林憬了然点头,结合邢楚此刻的表情,继续猜测道:“现在的情况是,他提裤子不想认,拍屁股走了?”

“要真是这样我也不至于不至于不好受。”邢楚叹气:“那天以后我们俩虽没确定关系,但默认在一起了。”

林憬点头问然后呢,邢楚说:“你也知道他那个人对我百依百顺,什么都迁就我,我怎么招架得住…”

竟然和他当初跟萧知衍如出一辙…

只不过现在苦水变成了邢楚在吐,林憬今天也有苦恼,不过相比起邢楚的,自己的简直是小打小闹。

林憬问:“现在你和他是什么情况?

“他被家里喊去结婚了,那通电话还是我接的。”“什么?”林憬瞪大了眼,这都和萧知衍一样,“他真去了?”

“不知道,我脾气不好,和他吵了一架,让他滚了。”邢楚又点了一支烟,“烦死了,我这几天有点想他,根本控制不了,我真是贱。”

“呸,干嘛骂自己?”林憬义愤填膺道:“你这么被动的人,还指望你能主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整件事估计都是他引导的吧?有错也是他,明明要结婚,干嘛还来勾搭你?”

“我就是这么想的,之前还骂萧知衍是渣男,我说当时王之冠怎么不说话,感情他自己也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