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山盟海誓昆仑颂 > 第五章 还好这般人是你

第五章 还好这般人是你

来到近前,姜羽终于看清楚了长老的庐山真面目。

眼前这位长老一身青衫,满头苍发下的面容,却颇为年轻俊朗。

从外貌上根本看不出具体的年纪,神情坚毅中,透露出一股超然物外的韵味。

见两人若有若无的看向自己,长老浑不在意的站起身,笑意熙然的道:

“真是好孩子,走,跟我到香鼎前给老祖宗上香去。”

“遵命,劳烦前辈了!”

姜羽偷瞧了身边的陆雪一眼,见她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到得现在,陆雪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仿佛对姜羽刚刚的唐突毫不在意,但他仍有点不敢面对少女。

见长老向香鼎处施施然行去,众人连忙紧紧跟上。

离得近了,姜羽总算看清香鼎的整个模样。

香鼎约摸有九丈来高,三方粗壮的月牙形铜柱,鼎足而立,稳稳支撑。

通体浑圆的鼎壁上,铭刻着气势磅礴的山川河流,一些花鸟鱼兽的铭文点缀其间。

滚滚青烟从香鼎内升腾而出,由于太高,姜羽也不知道里面燃烧着什么。

整个石台上空荡荡的,除了这方香鼎外,别无他物。

见到这幅恢宏肃穆的场景,姜羽有些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偷瞄了眼身旁的杨炎,见他也是一副迷茫的样子,看来同样指望不上。

似是看出了他们的窘迫,长老笑呵呵的指点道:

“孩子们,看见鼎身下的那盏莲花玉盘没有?把你们手里的祭品摆上就好。”

听长老这么一说,姜羽打眼看去,香鼎的正下方,确实有一个盛开莲花样式的碧绿玉台立着。

起初还以为是烘托香鼎的一个物件,没想到还有这等作用。

姜羽忙不迭的依言而行,和陆雪一起,将早已准备好的祭品,工工整整的摆放在了供桌上。

长老看着他们认真忙碌的样子,仿佛看到了三清道院兴旺昌盛的未来,心中大感欣慰。

摆完祭品,姜羽陆雪二人聚拢到了各自师傅的身后,拱手听命。

长老点了点头,右手前摊,一把信香凭空出现,轻轻挥了挥左手,香头已然冒出青烟。

长老看了看众人,分出三根信香,对杨炎示意道:

“你且上前来!”

“遵命!”

杨炎恭恭敬敬的上前接过,右手捏住信香,与耳持平,从右侧来到莲花供桌的正南方站定。

心中虔诚的将信香一根根插在了虚空之中,仿佛那里有个无形的香炉一样。

恭敬的打了个稽首,杨炎自左侧缓缓后退几步,斜让开一段距离后,默默在旁站住不动。

不用长老吩咐,章敏连忙上前请过信香,亦是恭恭敬敬的如此行事一番。

不过其中也有细微区别,杨炎是绕到供桌左前方站定,章敏则前往右侧。

姜羽陆雪在旁看了两遍,心中已是了然,照做无误后,退回各自师傅身后。

长老看顾了会,见敬香仪轨没出什么差错,也就放下心来。

长老满意的捋着胡子,施施然绕过莲花供桌,来到正北方站定。

他神情肃穆的打了个稽首,朗声道:

“无量天尊!”

见此情形,姜羽陆雪二人赶忙上前,依照师傅所教,面北而立,双脚成外八字站定。

“一拜!敬我族太清道德天尊泽披万世!”

闻听此言,俩人赶忙双手抱拳结印,举至眉间,弯腰躬身一礼。

回转后,左掌抚在心口,右膝前屈,从容俯身而拜。

到得这里,俩人又有些微不同。

姜羽是男子,要两腿分开跪倒在地;而陆雪身为女子,则需双膝并拢跪下。

右手抵住地面后,俩人左手离开心口,交叠在右手背上,将头在手背上重重的磕了三次,诚心祈祷起来。

祷告完毕后抬起头,左手收回捂心,右手用劲缓缓起身。

正立后双手垂放身体两侧,目视前方。

只听铃声叮当响彻,香火徐徐,一幅幅先辈开山凿河的景象,在姜羽面前缓缓浮现。

那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的艰苦奋斗氛围,使得姜羽心神激荡不已,久久不能忘怀。

正当这时,两尾白色的流光,自正北方向的云海中翩翩而来。

绕着姜羽和陆雪上下飞舞了几圈,欢快的没入俩人眉心,消失不见。

姜羽心中大惊,却硬生生忍住了,不敢有丝毫动作。

临行前杨炎再三嘱咐,在拜谒祖师的过程中,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有半分失态之举。

姜羽心中动念,《冲虚引气决》悄然运转,将全身彻彻底底的探查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杨炎、章敏见此,不由大喜过望,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们都能高兴的跳起来。

这可是祖师赐宝的情景啊!

以前只在书本传记上,或师门长辈闲谈时,知道些零星消息。

每当谈及时,无不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可见有多稀少。

如今他们可是亲身参与、亲眼见证了这等场面,能不激动么!

长老眼眸一亮,近十来年,还是首次出现祖师赐宝,他也是很久未见了。

长老心中振奋,继续贺道:

“二拜!敬我族玉清元始天尊教化万民!”

姜羽陆雪二人连忙依着刚刚的动作,再次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礼毕起身刚刚站定,姜羽就听磬声阵阵,香火袅袅,描绘起一幅幅先辈躬耕田亩的景象。

一股国泰民安、喜居乐业的祥和氛围,抚摸着姜羽的心田,让他有些惊惶不安的心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一尾青色流光自西方慢悠悠飞来,停在姜羽面前,审视般微微颤动着,似乎很是满意,忽的钻入姜羽胸口不见。

章敏神情一窒,在广为人知的传说中,还从未听说过祖师会进行第二次赐福的。

不由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长老。

【这说明什么?说明祖师正在关注着这里啊!】

强压住心底里的兴奋,长老更是不敢懈怠自己的职责,再次高声贺道:

“三拜!敬我族上清灵宝天尊征战万方!”

姜羽陆雪二人依照礼节,再次恭恭敬敬的跪下,叩首三次后站起身来。

只听钟声悠悠传来,香火缭绕中,一幅幅先辈斩妖除魔的场面,如浮光掠影般翻涌。

一股奋勇鏖战、不死不休的惨烈感受,不断的冲击着姜羽心神,他不由自主的张开嘴,深深吸了口气。

而一旁的陆雪更是激动,她双手紧握成拳,全身颤抖,一股股冰冷的杀意,忍不住自心中腾腾升起。

似是有感应般,一尾赤色流光从东方云海极速飞来,径直没入陆雪腹中。

见此情景,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这回是彻底的懵圈了。

作为值守长老,他可是翻看过祠堂历年历代的所有记载的,也从未见过三位祖师同时赐福的场景。

【祖师们这是什么意思?是好是坏给个准信啊?】

看了看更加迷糊茫然的师徒四人,长老定下决心:

【算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了!】

到底是见多识广,长老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再度主持起仪式来。

只见他郑步安当的来到供桌正南方立定,再次朗声开口道:

“一拜!谢人皇牧民之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