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散酒三部曲中篇铁血雄兵 > 军容镜

军容镜

在四川青藏高原的一个小县城,弯弯曲曲的山路转了不止十八个弯,村中坐落着一家农户,房子一共有三栋小平房左右各有一栋,左右两栋门户相互对着,正中间这栋平房坐西朝东,正门前是一个院子,院子下面有一片杨槐树,院子中间有正方形的水泥框,高出地面二十厘米左右,框里面架着一些没烧尽的木柴,两扇大门上贴了一副门神,左秦琼右尉迟恭,一对门神杀气腾腾。往里走两步地上放着两个跪垫,跪垫前面一张供台,供台上有一个鸡毛掸子横放左边,用来扫香灰用,供台上插满了烧完的香,掉落满桌的香灰,墙上挂着神龛,右边写着天地君亲师,左边是雷世列祖列宗。当地人把这个叫做堂屋,堂屋两边各有一个房间,推开左边房间门把手,门后放着有一张床,床位对着门后,右边床头放了个梳妆台,台面是一副镜子,镜子右上角有红色的三个贴字,写着军容镜三个红色字样,镜子前坐着一个老年男人,挺直了背。看样子六十来岁,方正脸,坚毅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一寸长的络腮胡,一字眉,眉下一双龙眼,因为上了年龄眼尾下垂,眼窝凹陷,留着一头小寸头,前额头发有一小撮白发,双眼微咪,眼中射出寒光。他叫雷斌,是原南海军区特种作战部队的特战队员,他正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不动,此时他左手端着一个刻着退役光荣的军绿色保温水杯,水杯上刻画着一个动漫军人对着五星红旗行礼的图案,放下水杯往左边推开,拿过来一个玻璃酒杯,右手提起一个透明塑料桶,这桶大概5千克,没错的话桶里面装的应该是酒,这种酒是当地人自己酿的青稞酒,非常的烈,只见雷斌握住桶的把手,缓缓地从桶里倒出青稞酒,形成一条透明的水带,水杯里面的酒慢慢的满上了,激起了一层酒花,侧身放下桶,雷斌缓缓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酒水顺着喉咙流入胃中,一股火辣滚烫的感觉从嘴里一直入胃,整棵心脏也跟着燃烧了起来,他迷恋这种用酒来回忆的感觉,缓缓呼出一口气放下酒杯,此时的双眼中闪出一道光,思绪一下回到了二十年前。“张鹏,来喝啊?”张鹏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在游乐公司兼职,个子不高大概在175左右,身材中等,肩膀稍宽,上身一件黑白格子polo衫,一条灰色商务裤,一双黑色的小皮鞋。齐刘海的头发盖住了小半边眼镜,朝天鼻,嘴唇有点嘟。一张紧致的小脸看起来有点幼稚,感觉头跟身材不匹配,张鹏说“喝啊,我这只剩一口了”。“那就干了”。雷斌说“我从家里又带了点散酒来,上次带的已经早就被我两喝光了。”雷斌握住酒桶把,将两杯酒都倒满后抓起一颗花生边剥边问到“唉你说我现在怎么搞哦,读书不行,根本就听不进去,出去打工文化水平又太低,现在这个实习单位每个月1500块钱的工资还不够吃饭喝酒,每个月还要问家里要钱来补贴生活,再这样下去几个月,估计就要没钱吃饭了。”雷斌肤色白皙,方正脸,一字眉,龙眼圆睁,刚剪了一个寸头,套着个黑色的体桖,穿着一条运动裤,一双白色的安踏平板鞋。几天之前的雷斌还是一个精神小伙,染着一头黄毛,胸口挂了个链子,喜欢穿些奇装异服,斜刘海的长发盖住了右边半只眼睛,一看就是个非主流。不过跟张鹏认识几个月后开始逐渐正常了。张鹏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发出嘶的一声,这酒入口很烈,咽下去直接从嘴巴烧到喉咙,再烧到胃里面,心脏都感觉到一阵刺痛,张鹏回答说“这酒每次喝都喝不习惯,但是喝过之后又感觉很爽,还想下次又喝,我都搞不懂我这是个什么心态。”“这酒我爸就爱喝,我那些亲戚朋友也爱喝,因为是自己家里酿的,自产自销了,他们每次都是喝一杯就差不多,家里人喝这个酒的杯子应该能装三两,一杯酒喝完就差不多,再继续喝第二杯绝对就会醉,你看之前我们喝这么多次,有一次你说要喝两杯,结果第二杯还没喝一半你直接醉倒在桌子上了,还说梦话,说什么这辈子我这个朋友交定了,一辈子的兄弟,真的是要笑死我了,一杯喝完就睡觉刚刚好。”张鹏问“你还记得两个月前我给你说的我是特种兵那个电视剧没有?特种兵可是很厉害的,可以飞檐走壁上天入地,厉害得很哦是我们国家最厉害的兵种。”。雷斌说“我记得啊,所以我当时就有了去当兵的想法,我已经报名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通过了”。张鹏说“军人对身体素质要求可是很高的,要过很多项科目,体检合格后才能应征入伍”。雷斌问到“那究竟需要怎么办呢,你知道我在职高学校里面天天玩,啥都不懂”。张鹏说“你现在应该先做准备工作,我看过征兵条件,你起码跑步要合格吧,视力你倒是没问题,其他的什么心电图的我也不太懂,上个月在这给你过生日,我们两个喝酒的时候我不是给你大概的说了一下吗,现在10月中旬,你要是真想去吃国家饭的话每天早上还是练练跑跑步吧,身体素质提高了也许就比别人有优势。”雷斌到这个公司已经快半年了,3月份就到这里来实习了,这个宿舍两个房间,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住,自从六月份张鹏来了之后他就有伴了,两人每天吃完饭就去玩游戏,偶尔坐到一起喝酒,买几包瓜子花生下酒。这外面的酒太贵了,他俩都没啥钱,只够生活费。所以雷斌有次回老家的时候从家里带了一桶出来,大概十斤左右,一桶酒两人能喝差不多两个月,住一起之后也相互知道了双方的出生日期,知道雷斌生日后,张鹏还特意从外面订了蛋糕给雷斌过生日,那是雷斌长这么大第一次过生日,虽然他也去参加过很多同学朋友的生日,但自己从来没过过生日,老家的人也不流行过生日,更别提生日蛋糕了,那天晚上雷斌很开心,张鹏拿出蛋糕后上面插了十八跟蜡烛,张鹏关上灯,点燃蜡烛后让雷斌许愿,雷斌睁着眼睛说,希望~就被张鹏叫停了,张鹏说许愿要闭上眼睛,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要在自己心里面默念。于是雷斌闭上眼睛,在心里面默默的许了愿望,两人吃完了蛋糕就开始喝酒聊天那晚张鹏喝了第二杯酒的一半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嘴里面说着什么要跟雷斌做一辈子兄弟什么的,雷斌笑着把张鹏抱回了房间。雷斌说“那我从明天早上开始就不骑自行车上班了,反正宿舍到公司也就一公里多,我每天早上跑步来公司算了”。张鹏说“行啊,每天早上跑步来公司你跑到12月份我估计就差不多合格了”。其实张鹏也不是很懂,就粗略的知道一点,不过作为一名大学生,他说的话雷斌都信了。“不过,你要是去当兵的话,我建议你去当特种兵,当普通兵种没啥意思,要做就做最厉害的,当然最厉害的是中南海保镖,你要是能当中南海保镖的话那真的就是全国顶尖的存在了。中南海保镖练的都是杀人技,等闲之辈都不能近身,那任务都是保护的国家领导人或者非常重要的人物,普通人根本见都见不到。”其实张鹏也就是看过电影中南海保镖,根据自己的想法给雷斌灌输他的想法,究竟干的是什么他也不清楚,反正他说的话雷斌都信。雷斌问到“特种兵?中南海保镖?那选拔有多难啊,怎么才能去当特种兵呢?我看我是没戏了,你看我又瘦又小,身高才171,能去当兵就很不错了,还选什么兵哦,我看电视里面那些当兵的个子都很高大威猛,特种兵要选估计他们才能被选成特种兵吧,管他的,喝酒,花生就剩几颗了,赶紧喝完睡觉”。“来吧,干了睡觉,二人喝完最后一口酒各自回房间换洗后躺下了。“亲爱的,你在干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文静的声音“我刚刚洗漱完躺下。”今天的老师太搞笑了,问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你怎么回答的”?“我问老师是先有你还是先有你妈妈”“哈哈哈哈,你这个回答也太巧妙了吧!不过没被批评吗?”“我是实事求是的回答,又没有开玩笑,你想我了吗?………”。张鹏跟女朋友煲起了电话粥。隔壁的雷斌躺下后脑子里面又想起了张鹏喝酒时跟他说的那些话,上个月过生日的时候建议他去当兵,今晚有说要做好准备工作,要当兵就每天早上跑步,最厉害的是特种兵里面的中南海保镖,雷斌心说,我一定要去当兵,要当特种兵,可以的话我要去当中南海保镖,脑子里面一直回想起张鹏说的话,心中理想的种子开始萌芽。想着想着就慢慢的陷入了沉睡。第二天一早,手机闹钟一响,雷斌就迅速起来洗漱了,对着还在刷牙的张鹏说我先走了,你慢慢来,“好的,你跑慢点哦,注意车辆。”二人之间交流很多时候都不用说,对方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你先管好你自己把、我先去公司了”“唔唔唔”,雷斌打开门下了楼,走到道上便开始跑步,跑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跑不动了,大腿的无力感直接累的他双手撑住膝盖在路上喘着粗气,一边埋怨,“卧槽,这么一截路我就跑不动了啊,我还给张鹏说每天跑步去公司,这跑去公司估计要累个半死,这班估计是上不了一点了。”嘴上骂骂咧咧的休息了一会又继续跑步去公司了。到了公司楼下,大腿已经开始打摆子了,走到电梯门口,按了上行键。公司在7楼,是一个儿童游乐场所,每天都有大量的家长带着小孩子来这里玩耍,有旋转小木马,决明子沙池,儿童过山车等很多儿童娱乐设施,平时人还行,一到周末人特别多,周末的时候玩一个设备还要排队。他们这里一共只有两个正式员工,一个经理,一个副经理,其他的全部都是兼职的大学生跟实习生,廉价的劳动力,工资也是天差地别,张鹏来兼职,雷斌实习,现在还有其他的三个大学生兼职,外面五个,经理跟副经理一般都呆在办公室,偶尔出来看看监督一下他们,发现有问题就直接扣钱,爱干不干,反正兼职的人有的是,三天两头的换人,除了张鹏跟雷斌时间比较长。售币干活的都是他们这些兼职的或者实习的。一共两男三女,五个人都穿一个绿色的马甲,看起来跟路边保洁一样,几人没事的时候就坐在一起吹牛,相互调侃,其他几个人张鹏跟雷斌都不怎么熟,因为刚来没几天,公司出钱租了两套房子,每套两间,刚好能住四个人,不过有一套长期都是空着的,另外一套基本上都是雷斌一个人住,但是因为张鹏学校离这里太远了,每天来回都要花很长的时间,于是雷斌便叫张鹏跟自己一起去住了,反正也没人住,公司还给每个人配了一辆自行车,方便上下班。不过雷斌今天没骑车,看见几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副经理从办公室走出来走对着他们喊到“嘿,上班时间怎么都聚到一起了,没有事情做了吗?”于是五个人分成几个方向走开到各自岗位上去了,两个女生悄悄说着“这个什么狗屁张经理,凶的要命,真认为自己不得了了,一点礼貌都没有。”雷斌对张鹏道“这个张经理你不要惹她哦,别看是个女的,凶的要命,顶嘴的话动不动就要扣你钱,她说让干嘛就干嘛,最好不要惹她。”“哈哈我知道,不过我跟她关系挺好的”“她这个人笑面虎,笑里藏刀,你最好跟她别走的太近。上次对我也嘻嘻哈哈,下班就扣了我二十块钱,每天不管吃还只有五十块钱,要不是我寄人篱下,我才不受她这个气。不过谁让她是副总经理啊,而且还是总公司老总的亲戚,每天嚣张跋扈的。谁都看他不顺眼,谁也拿他没办法,不敢得罪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