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倒拔三国 > 0022 谁在灵前悄诵经

0022 谁在灵前悄诵经

后人说三国故事,往往只重关张之勇,忽视了刘备的武艺。

刘备毕竟是领袖身份,早先筚路蓝缕创业时,难免要上阵厮杀,后来势力略成,便是他有上阵之勇,怕是臣下们也万万不敢让他冒险。

事实上,真正能稳压刘备的战将,少说也是一流以上身手,将刘备视为一流战将守门员,大致无错。

如今刘备正值青壮,双臂极长,虽使双剑,也并不似寻常短兵,他雌雄双剑彼此顾应,攻势连绵若潮,在鲁达眼中,倒有些董平双枪的意思。

鲁达独斗三英,一条狼牙棒几乎活转来一般,胯下宝马也似知道对上了大敌,纵蹦蹿跳,不时还张口去咬那三个的坐骑。

正是:鞍上人斗人、座下马战马,人呼马嘶,恍若虎吼龙吟。

又斗二十余合,关羽、张飞渐渐动起真火,均是想着:我二人虽有意生擒,却不料此人生猛如此,这般斗下去,若是一个大意败了,还有甚么面目自诩英豪?

他两个一时也顾不得会不会伤及鲁达了,都把平生真才实学尽情施展,加上刘备两口剑,鲁达虽勇,也只办得遮拦招架,难再有还手之力。

身后刃镞营中,一干队长见这情景,不由面面相觑,均想着这三个人好厉害煞,我家神将惊天动地的本事,居然有些敌不住他了,莫非这三个也是甚么神灵降世不成?

其中刘石便道:“兄弟们,休看热闹了,神将若有闪失,我等如何应对官兵?皆无葬身之地也,大伙儿合力围攻上去,刀盾兵和弓兵去挡他那一千余人,使枪的都朝着三人齐戳,助神将料理了他。”

正要行动,忽听马蹄阵阵,扭头看去,却是张角骑在马上,带了千余黄巾飞奔而来。

那些黄巾都在四十以上年岁,各个背着竹木之弓,跑得满面煞白也不停步。

张角一眼看见刘关张围着鲁达狠杀,惊得魂飞天外,连忙勒马,指着道:“乱箭射那三人,都瞄准些,莫要波及神将。”

那些年老弓手也顾不得气喘,弯弓搭箭就是一阵乱射。

刘备望见张角旗号,只道黄巾大股杀来,他三个赢不得鲁达,气势不似来时,当即喝道:“不好,黄巾主力来也,兄弟们速走。”

关羽、张飞闻听,心知没机会拿下鲁达了,齐声长叹,各舞兵器在刘备身后挡箭,紧紧护着去了。

鲁达方才吃他们三个一通猛攻,也自心惊肉跳,心知赢不得对方合力,也不愿追他。

策马奔到张角身前,跳下马,虎起脸道:“老道,你这般病体,将养尚且不及,如何竟敢骑马?”

张角听他语气中关怀之意,便似自家子侄一般,心中暖融融的,皱起老脸笑道:“褚燕回来了,带了极重要的情报,老道怕等不得你回来,只好来寻……方才那三个猛将,却是什么人?”

鲁达大嘴一撇,叹气道:“三个要救天下、可惜走错了路的痴人,且不说他,甚么情报,让你连老命也不肯顾。”

张角此刻面色,再无之前上城厮杀时那般光彩,蜡黄寡瘦,身形颤颤巍巍,便如风中将熄未熄的残烛一般。

他自己却浑不在意,望着鲁达说道:“皇甫嵩、朱儁两个,此前于颍川击败了我两个兄弟,如今二人分兵,张梁引军来广宗投我,大约见官兵围困的紧,不敢冲阵,继续向北去往曲阳驻扎,朱儁已带了兵去伐他,张宝则引军依旧在颍川一带盘桓,他是胆大之人,我料他大约欲寻机会攻打洛阳,逼迫朝廷回兵,以解我和张梁之围……但是朱儁在彼,也多半没有机会。”

鲁达点头道:“洒家晓得了,只是他两个如今一北一南,我们兵危将寡,无法兼顾,若是洒家领兵,那便舍远求近,先去曲阳救地公将军,若能得胜,再设法援助人公将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