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一人慢慢修仙 > 地道筑基(三)

地道筑基(三)

马簪缨刚刚进入筑基秘境,他四处观察周围的环境,看到这周围并没有野兽的气息,只有几棵大树。他本想坐在大树下休息一会,等到三个时辰后找一座高山吸收一些天地灵气,筑基之后便出去。

就在他刚倚靠着一个大树坐下,拿出他准备好的酒壶抿上一口时。

从树梢上面跳下一个人,那个人的武器十分奇怪,是一个指爪,他从树梢跳下来,双手合十就对准着,马簪缨的头顶刺去,当中还带有着一些鬼魅和兽性的气息。

马簪缨察觉到情况不对,将手中的酒壶向头上一抛,他也瞬时上前一滚。那酒壶再碰上那人的武器时,瞬间炸裂成齑粉,酒壶中的水也如雨一般洒落下来。

马簪缨翻滚到一旁,提着枪向前一指不解的问道:“我们这是参加筑基秘境,大家都是为了筑基,为何要打打杀杀呢?我们都注机玩,和平出去不行吗?依靠着自己的吐纳功法来吸个高低,况且我与你又不认识,你怎么上来就对我下杀手?”

那人见马簪缨,什么也不知道,便痴痴的笑道:“我见你的警惕性还可以,那本大爷就大发慈悲,叫你也死个明白,这天地灵气是有限的,别人多吸一点,我就少吸一点,我多杀一个人,我就可以多吸一点,自然筑基的层次也就多高一层了。”

马簪缨听到这话,恍然大悟,心想本来想在此休息一下,看来还是不免一番杀戮。

双方便再无废话,都拿着自己的武器向对方冲去。

只见那人朝天上大喊一声:“仙鬼助我!百鬼缠绕!”

只见那人说完这句话,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黑云压城,从黑云当中跑出了五六个鬼魂来向着马簪缨杀去!

马簪缨也不甘示弱,先是几枪跳上天空,这个冰锥变射了上去,我是朝前方一射了几道冰锥。

但马簪缨只会这一门冰锁的功法是一门很强劲的控制功法,并没有什么攻击性。那天上五六只鬼只是被冻住了一刹那便解冻了,而那个人只是被冻住了双脚。

但马簪缨已经不可能躲过那五六只鬼下来的缠绕了,他也没办法。四上前去又与他两人同归于尽。

就在他束手无策,准备靠着自己的金刚身躯硬扛一阵的时候,天空中一道破空的剑鸣声响起。

那几只鬼被一个飞剑,射杀在空中。

这时那男子看情况不妙,赶忙的消除了冻住他的冰锁,本来还想与这两人打斗一番,但看那飞简直是来者定然不俗,便打消了在此决斗的念头,几个纵越跳走了。

马簪缨转过头一看是谁救了他,没想到是这三天一直陪着他偷鸡摸狗的天选之子薛南渡。

他连忙转过头去笑嘻嘻的说:“阿南哥的救命之恩,马某至死不忘。”

这薛南渡没有这么多讲究,笑嘻嘻的说道:“我们都是兄弟,过些年在这江湖上,我们一定会再碰面的,到时候我说不定就有让你帮助我的时候了,我想到那时候你也一定会如今天我就你这般就我的。”

马簪缨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挠了挠头,笑嘻嘻的说道:“阿南哥这么厉害,很难有这么一天的,是的,我也很难报答阿南哥今天的救命之恩。”

薛南渡好像在被人追杀,只是又和马簪缨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并没有想和他一块儿行动的意思。

马簪缨自然也不会强留这么一个人,便由他去了自己找了个距离秘境中心较远的偏僻地方打坐。就等着三个时辰后,天地灵气泄露,他能安安稳稳的筑个基。他便心满意足了。

薛南渡也是这么想的,但他的实力又不允许他像那马簪缨那般安安稳稳的筑基。

因为他在宗门之中得罪了许多人,他的天赋有极高,据说初次去宗门测天赋时测得了一个卓越级别的天赋。这个天赋别说在下游宗门了,就算是在中游宗门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他们那些人,特别是其他宗门的一些天骄,想如果让他成功筑基,必定是天道筑基,那么天帝这是所泄露的天地灵气,便所剩无几了,他们恐怕连个玄道筑基也捞不到。

所以他们在进入秘境之前便都商量好了,到达秘境后,他们先各自找到对方,然后合起伙来做掉薛南渡。

但他们这些天骄深知薛南渡并不是这么好惹的,虽说也和他们一样,都是炼气巅峰的修为。但就算是一个筑基六,七层的师兄,在他面前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所以在他们找薛南渡之前他们还花钱,顾宗门其他一些普通弟子去阻击薛南渡,消耗他的体力,为他们最后做掉其增加了一份保障。

甚至是拖住他,不让他参与到这次筑基当中来,都是有可能的。

薛南渡,被一行四十几个弟子追到一个树林当中,薛南渡眼看三个时辰,马上就要到了天地也快泄露灵气了。便不想和他们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于是他冲向一个大树,借着大树,他抬起脚来,蹬向那棵大树,通过惯性力,顺势转身,回头一挥剑,便趁着那些人没有防备,杀了两三个。

他们见那薛南渡抬手便杀了两三个人,便不敢向前了。薛南渡看他们止住脚步顿了顿。

薛南渡有些愤怒的说道:“你们这些人为了他们那些所谓的天骄,给你们那几块灵石就愿意为他们卖命,不晓得,宗门让你们来也是给了你们一个莫大的机缘,为何要偏偏便宜了他们那些人?难道你们打一出生起就认为自己会比别人弱吗?”

:“你们与其在这追杀我,还不如回过头去把他们几人砍了,这样你们能得到更高的筑基,机缘也说不定呢!”

他们其余的四十来个人听到,薛南渡的话,心想说他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哪个不是各自门派当中的小天才,自从进入宗门,哪个不是被各自的师傅悉心教导着,呵护着呢?自己真的会比那些所谓的天骄差多少吗?为何不去拼一把呢?

这四十来个人,各自都有着别样的想法,于是便都跟着薛南渡杀回那山峰。

那些天骄看一行四十来人,朝他们这七八人涌来,我想难道说那薛南渡已经被他们杀了。他们七八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掏出了各自的武器。

既然那薛南渡已经死了,那他们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倒不如就地解决了,他们还可以当做我们住去玩,补充灵气的药。

咱走到近前,他们看到走到最前面的那个人,提着一把剑,赫然就是他们想杀的薛南渡。

其余人见他们为之效劳的天骄,竟然想让他们当做筑基后的补药,心中也是勃然大怒。

气势也陡升了一分。那七八个天骄看事情也难以收场,倒不如和这些人拼了。

正在他们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其余的秘境弟子眼看这边打的火热,也跑过来凑凑热闹。

顿时,他们几人身上就染满了血污,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