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十四章 凡夫俗子左凌泉

第十四章 凡夫俗子左凌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暖阳高照。

左凌泉在小吏的带领下,来到了球场边缘的马厩旁。

马厩里停放了近两百匹马,小吏唱名上前领马,接着去球场边缘等待开始即可。

长公主在上面看着,所有人安静等待,本来也没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可随着名册念到‘左凌泉’的名字,那分发马匹的小吏,却没有就近牵一匹过来给左凌泉,而是专门跑到了马厩的后方,牵了一匹马过来。

众多等待的世家公子腚眼一看,好家伙!

只见此马匀称高大、腰背滚圆,浑身漆黑如墨,无半根杂毛,四蹄翻腾间,有腾空入海之状。

在场的公子皆出身不凡,岂能没点眼力,一看这马就知道是千里良驹,两相对比下来,感觉他们手里的马和骡子没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意思?”

“凭什么呀?”

……

马厩外霎时间窃窃私语不断,不服全写在眼睛里。

管马的小吏得了上面的命令,知道不公平,也只能硬着头皮照办,摆了摆手,示意左凌泉赶快把马迁走。

只是左凌泉也颇为尴尬,他还以为是三叔背后做手脚,发动‘钞能力’买通了管马的小吏。

他有真本事在身,也不想当驸马,自然不屑占这种小便宜。

就在左凌泉想换一匹正常的马时,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忽然开口道:

“兄台,在下赵槐安,我这体格大,骑寻常马小了些,要不咱俩换一下,待会我让你一球?”

左凌泉回头瞧去,自称赵槐安的年轻人,此时笑容爽朗牵着寻常马匹,眼神一直在高头大马上徘徊,明显是眼馋。

左凌泉见此,顺水推舟把缰绳丢给了赵槐安,又接过了对方的马。

管马的小吏懵了,抬起手来想要制止,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制止,总不能强行让左凌泉骑好马,在场可都是王公贵子,那么搞非得引起民愤不可,他只能把目光转向露台上方。

露台上的姜怡和冷竹也懵了。

冷竹站起身来:“诶诶诶,不对啊,他怎么把马给别人了?他是不是傻呀,这么好的马不骑?”

姜怡同样心急,想开口让俩人把马换过来。

但她要是现在开口,指定左凌泉骑好马,那这驸马也不用选了,估计所有人都明白意思,直接钦定左凌泉为驸马即可。

于是乎,主仆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精心准备的马匹,被偷着乐的赵槐安,雄赳赳气昂昂迁到了球场上。

------

铛——

一切有序进行,高楼露台上响起锣声,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露台上方的老太监手上。

高楼下方的球场上,四十人骑乘骏马,手持球棍,目光灼热的等待,也在提防着周边的人,其中赵槐安站在最前,高头大马配上伟岸身躯,打眼看去比所有人都高处一头。

左凌泉没有争抢位置,骑马站在靠后地方,单手持着球棍扛在肩膀上,姿势稍显散漫,感觉有点不上心。

三叔左寒稠坐在案间,瞧见此景急的一拍腿,正想出言提醒左凌泉上点心,露台上的老太监,已经抛出了手中马球。

竹藤编制绑有彩带的藤球,在暖阳高照的晴空上画过一道弧线,落入球场的中心位置。

球场上所有人都开始躁动,迅速往马球的落点疾驰,争先恐后,不时还仗着过人骑术,以马匹阻挡左右之人前进的步伐。

可就在所有人纵马飞奔,抢夺马球落点的时候,前方几人忽然瞧见绿茵地上,出现了一道迅速移动的影子,周边也传来惊呼声。

“哇……”

“这公子真是……”

前方几人回首望去,愕然发现,马群后方有一道白色人影冲天而起,衣袍招展如鹰击长空,在马背之上一跃近丈,硬生生在半空之中截住了马球。

嘭——

马蹄翻腾的球场上传出一声闷响。

只见那白衣公子跃至半空,双手持齐肩球棍,凌空暴力抽射。

白蜡杆支撑的球棍,被巨力拉扯成一道弯月。

末端触及藤球,藤球瞬间化为脱弦之利箭,朝球场对面激射而去,正中挂在半空的花环!

“嚯——”

满场哗然。

还在纵马疾驰的世家子们,长大嘴巴,看着那个潇洒落回马背的白色身影,眼中全是震惊。

还能这么玩?

这不耍赖吗这?

“漂亮!不愧是我侄子……”

侍郎左寒稠见侄子果然一鸣惊人,喜形于色,若不是腿脚不好,非得跳到桌案上,来一段又骚又浪的宫廷舞。

姜怡见识过左凌泉无与伦比的爆发力,瞧见这个有震惊,但并不意外。

冷竹则是红唇微张,手里的毛笔都掉在了地上,难以置信道:

“这……我的天啦,这场面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也太俊了些……哎呦~”

姜怡脸色微沉,抬手就给了冷竹一个脑瓜崩:

“让你办事,你办的这是什么?”

“我……我……”

“以为仗着武艺出点风头,就能当驸马?他想得美,本宫就是眼瞎都不会选他……”

高楼下方,宰相李景嗣,显然也被左凌泉一飞冲天的模样惊了下,回头看向李沧:

“沧儿,你管这叫凡夫俗子?那本相是什么?树上猴子?”

李沧也是满眼茫然,不太确定:

“嗯……传言是没有修行背景,具体的,晚辈也不是太清楚。”

李景嗣正想叮嘱李沧多注意,余光忽然发现高楼下方起跑的地方,还有一匹马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周边的看客,从左凌泉身上回神,渐渐也发现了赛场边那道截然不同的身影。

只见那匹威武非凡的骏马,昂首挺胸站在球场上,四蹄如同扎根大地,稳如山岳纹丝不动。

但作为一匹马,纹丝不动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赵槐安右手球棍左手马鞭,如同铁塔似得坐在马背上,面色涨红发紫,没有任何动作,浑身却被汗水全数浸湿。

很显然,赵槐安的马,刚才根本就没动。

眼见起云台的王公贵子把目光都投了过来,再不做点啥非得传为笑谈。赵槐安连忙收起球棍,抬手拍了拍,喝彩道:

“左公子好身手,赵某已经让了一球,接下来可要动真格的,公子小心了。”

左凌泉方才没注意赵槐安,还真以为赵槐安不动是故意让着他,抱拳道:

“多谢赵兄承让。”

赵槐安爽朗一笑,目光却看向坐下的烈马,额头豆大的汗珠往下滚,显然心里在求爷爷告奶奶,祈求这匹马别坏事儿。

进球之后,按规矩露台上的老太监,马上就会抛出第二颗,只是方才被左凌泉惊到了,导致比赛暂停了一会儿。

此时露台上的老太监,拿着藤球准备再次抛出,但尚未出手,又回过头去,侧耳聆听,当是长公主说话了。

众人安静等待,老太监再次转过头时,便和煦开口道:

“左公子功夫着实了得,但击鞠意在强身健体、人人参与,您这么打,其他公子都得回看台当看客,以老奴所见,有仗着武艺欺凌弱小之嫌。要不咱们把规则改一下,藤球落地再次弹起,方可夺球,如何?”

球场上下的人听见这话,皆是一愣。

这是长公主责备左凌泉仗着武艺欺负人?

这可是个好消息!

已经被左凌泉惊的失去信心的世家子们,眼神又热烈起来,就差感激流涕,高声赞许长公主深明大义,为他们出头。

左凌泉听见这话,也是松了口气。

他方才出风头,只是为了先表现一下,不让对他满怀期待的三叔失望,心里其实也担心被公主瞧上。

既然长公主对他强出风头的举动不满,那就说明肯定不会选他了,接下来只要悄悄摸鱼即可。

所有人各怀心思间,老太监再次抛出了藤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