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十五章 人生如戏

第十五章 人生如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的三场,很快就比完了,并没有太多可圈可点之处。

骑术考验完毕,原本的两百多号世家子弟,被刷下去四分之三,只剩下五十多人。

射箭的项目比较简单,就是骑马在跑动中射靶,中箭多者胜。

能过第一关的人,都不是庸手,这个比拼等同于剧烈活动后的放松,满场下来只有六人脱靶了一两次,其他全中。

左凌泉弓箭练的不多,也不想再出风头,六人之中还有他一个。

比完这轮稍作休整后,朝廷开始整理名册,安排接下来的比武。武艺比拼只能单挑,不可能混战,因此对手的挑选很重要。

左凌泉第一场展现的弹跳力,已经让大部分人忌惮,背后的达官显贵,都在暗中运作逮软柿子捏,连李沧等有修行背景的,为了保险起见都没第一个捏左凌泉。

结果左凌泉就连战了两轮菜鸡,想‘尽力之后惜败一招’都不好意思,莫名其妙就进了前十。

前十之中,除开左凌泉之外的九个人,都是宰相李景嗣一脉的后辈,围猎驸马之位基本上已经成功了。

看台之上,李景嗣瞧见这形势,心中稍安,偏头嘱咐道:

“务必先把左凌泉挤出去,不能让他拿到太高的名次,否则被公主记住,我等包揽三甲都不稳。李沧,你对付左凌泉,可有把握?”

“叔公放心,此战必胜。”

“好,那你第一个上,打不过也务必击伤,给其他人创造机会。”

李沧欣然领命。

高楼的露台上,姜怡瞧见左凌泉顺风顺水走到了现在,心中越来越古怪,毕竟她马上就要开始选人了,下面十个人,怎么看都是那个最讨厌的最顺眼。

“十人中有三个是修行中人,李沧已步入炼气第四重,虽然不如本宫,但也绝非泛泛之辈,只要左凌泉不用阴招,应该打不过……吧……他要是敢用下三滥的招数,就把他撵出去……”

冷竹听着这些自言自语,竟然感觉公主有点心虚和纠结,她疑惑询问:

“左凌泉不是修行中人,武艺很高吗?”

姜怡连忙坐直几分,摇头道:

“不高,非我一合之将,就是下三滥的招数多。”

“哦……”

冷竹真感觉公主心虚,她想了想又问道:

“要是左凌泉,真的一夫当关,把所有人打趴下拿了头名,公主……”

“拿了又如何?我选驸马又不是选状元,武艺高有什么用,选谁还不是看我喜欢谁,他以为他武艺高,就吃定了驸马之位?”

“公主不是说他武艺不高吗?”

“……”

“咳……是婢子多嘴……”

———

比拼武艺,场地移动到了球场外搭建的擂台上,擂台四面挂有彩带,刀枪剑戟则放在周边。

刀剑无眼,互相切粗误伤是常事,打擂台的裁判,也换成了几个身着武服的长者,看起来是朝廷的御用教头。

高楼上的老太监,拿着名册出现在露台边缘,看着站在下方的十名年轻公子,开口道:

“第一场,青合郡左凌泉,对阵金塘郡李沧。刀剑无眼,各位只需尽力,无需强求;若有违背武德之处,直接出局,予以严惩。”

最后这句,是姜怡临时加上,专门针对左凌泉。

只可惜,左凌泉最讲武德,也没准备赢,丝毫不觉得这话是在针对他。

而其他九人,则是脸色微变,眼神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感觉棘手。

他们受了父辈之命,打不过左凌泉也要击伤,但胜势追击不留手、败局急眼下死手,都属于不讲武德,感觉长公主好像看出了苗头,在故意针对他们。

转念之间,金塘郡的李沧,已经上了擂台,手持黑鞘长剑,安静等待。

左寒稠知道侄子会武艺,但也知道李沧的底细,开口叮嘱了一句:

“尽力即可,别伤着了。”

左凌泉颔首示意,从阶梯走上了擂台,转眼一圈,取了一杆亮银枪,站在了擂台对面。

姜怡瞧见左凌泉取了一杆枪,眼中略显意外:

“他怎么用起枪来了?不是用剑的吗?”

冷竹对左凌泉观感极好,接话道:

“嗯,一寸长一寸强,说不定左公子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为了取胜,才挑选能克制对手的兵器。”

姜怡觉得有可能,便不再多说,认真观看。

随着双方站定,起云台也寂静下来,都在拭目以待。

左凌泉手握丈二银枪,枪尖斜指地面,抬起左手勾了勾:

“青合郡,左凌泉。”

不得不说,白袍如雪、手握银枪,再配上淡漠的表情,派头十足。

李沧稍微有点心虚,不过万众瞩目之下,他还是做出风轻云淡的模样,抬手抱拳:

“金塘郡李沧,请左兄赐教。”

话落,满场寂静。

万众瞩目的擂台上,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公子,持械而立。

铛——

小吏敲响了铜锣。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擂台之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呵:

“呵——”

左凌泉气势一变,率先发难,拧转枪身抖了个枪花,继而枪如游龙前刺,大步奔向李沧。

中气十足的爆呵传遍全场。

左凌泉势不可挡的架势,让在场不少会些武艺的看客,都目露赞许,而不会武艺的看客,更是暗暗心惊。

“好大的嗓门!”

“好枪法……”

常言‘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左凌泉用的是真功夫,不管外行内行,都看不出什么问题。

除开珠帘后的长公主!

姜怡本来紧张兮兮的盯着,想乘着旁观的机会,分析分析左凌泉,下次交手的时候好把场子找回来。

可瞧见左凌泉的动作,她眼神一呆。

怎么跑这么慢?

擂台之上,两人相距也就十步。

左凌泉持枪前冲,看似气势如虹,但在姜怡眼里,和乌龟爬爬没什么区别,这时间都够她来回跑三趟了,左凌泉才跑一半,和上次天差地别。

姜怡莫名其妙道:“这厮在作甚,怎么跑这么慢?”

冷竹觉得没啥问题:“左公子并非修行中人,这已经很快了。”

这也算快?

姜怡可是和左凌泉交过手,左凌泉不动则已、动如雷霆,快的连她都看不清,即便换了兵器,也不该慢成这样吧?

姜怡还来不及深思,擂台上便已经接敌,她只能放下心思,继续认真打量。

擂台之上。

持剑而立的李沧,瞧见左凌泉大步冲来,挑了挑眉毛,方才的忌惮荡然无存。

修行中人,在炼气初期,战力不高,有时候是打不过江湖武夫,但前提是遇上了极为强横的江湖武夫。

李沧炼气四重的修为,足够在世俗江湖占据一席之地。而以左凌泉的速度来看,放江湖上也仅能排到中游,最多与炼气二重的修士相当,而且没有真气傍身,无论持久力还是爆发力,都没法和修行中人相提并论,这他要是打不过,那以后也不用练剑了。

眼见左凌泉冲至身前,李沧屈指轻弹,三尺青锋出鞘,准确无误扫在了枪锋之上。

叮——

金铁交击,爆出火花和脆响。

只是让李沧没想到的是,剑锋接触长枪,反馈回来的力量相当惊人,他一剑竟然只把长枪扫偏了些许。

左凌泉眼神一凝,见长枪刺偏,猛拧枪身便是一记横扫八方。

“哈——”

丈二银枪大开大合,扫的擂台劲风猎猎。

李沧低估对手,回防动作稍显仓促,但并未失去章法,他竖起长剑格挡,以手指抵住剑锋,挡住了扫来的长枪。

叮——

用力横扫的长枪,砸在轻飘飘的剑刃上。

剑刃并未弯折,但枪身传递的力量,还是让李沧往“腾腾腾”后退了三步。

“好——”

周边看台上喝彩声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