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偷梦学渣,无棱世界的怪诞成长 > 第6章 真假诏书,秦朝的土地

第6章 真假诏书,秦朝的土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细数几千年的历史,穿过黑色龙袍的,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叫嬴政,也就是大秦王朝的皇帝,秦始皇。

吉德淳觉得自己的思维要凝滞了。

秦始皇

他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袭黑色的龙袍,中等微胖身材,一张腊黄脸,细长的鱼形眼,三绺黑须,神情凝重,不苟言笑。

虽然看上去既不高大,也不威武,但是往那儿一站,身如凝岳,英华内敛,那股子天生自带的凛凛气势,是学也学不来的。

秦始皇向前伸出手来。

他的手上拿着一块叠起来的丝帛。

象是个大块的手绢。

吉德淳战战兢兢,把丝帛接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陛陛下,有什么指示

但是秦始皇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轻轻转过身,抬腿缓缓走去。他的步伐非常从容,每迈一步,龙袍轻摆,透着威严大气。

片刻间,秦始皇的身影消失了。

吉德淳惊魂稍定,刚刚擦了把头上的汗,只觉得眼前一黑,忽然间天旋地转。

咚,

他的脑袋,撞着什么硬硬的东西。

磕得生疼。

嗯?

怎么回事?他再次睁开眼,

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车里。

这辆车是那种声控式的。前头是两匹骡子拉着,车身是木架子木档板,走起路来需要用鞭子驱赶着牲口,嘴里驾,驾地吆喝。

木制车轱辘转起来发着吱吱呀呀的声响。

再看自己身上,穿着一身麻布做的厚厚的粗糙的土黄色斜襟半长袍子,非常宽松,腰里系着根灰不溜秋的布带子。

带子上还挂着一口青铜剑。

随着车辆的颠簸,身子坐在车上微微摇晃。

禀使令,前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衣,手执马鞭子的驭手,回过头来到对吉德淳说道:前面还有八十里,就是上郡地界了。

吉德淳完全莫明其妙。

现在是秦朝吗?我到秦朝了吗?我现在是谁?

去上郡干什么?

他左右回头察看,发现自己前后还有好几辆车,另外还有二十余个骑马的汉子,走在车前车后,形成一只小小的队伍。

土路,不足一丈宽,长满蓑草。

四野茫茫,天宽地阔,满眼都是荒凉景象。

眼下最需要的是弄清情况,吉德淳对手执鞭子的驭手说道:我刚才脑袋撞迷糊了,把什么都忘了,你告诉我,我是谁,咱们去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驭手惊诧地看了他一眼。

吉德淳一瞪眼,你说不说?

驭手吓得脸色发白,是是我说

经过一番询问,吉德淳明白了。他现在的身份,是秦朝中车府令赵高派出来的使者(名义上是从咸阳宫里由始皇派出的),专程赶赴上郡去给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公子送诏书。

诏书的内容是:命令扶苏自杀。

吉德淳明白了,自己真的到了秦朝,而且正在干一件非常缺德臭名昭著的差使。

缺德作损冒白烟。

他学过历史,知道这一段过程。

秦始皇临死前的遗诏,命令公子扶苏继承自己的帝位,但是,大臣赵高和李斯阴谋篡改了诏书,捏造了一封假诏,命令扶苏自杀。然后拥立胡亥继位。

这胡亥是个狗屁不通的家伙,三弄两弄,秦朝亡了。

尴尬的是——现在的自己,正是赵高的走狗。

正在走向通往上郡的路上,准备拿着假诏书逼扶苏自杀,这件事说句实在话,是一件令千古后世无数人痛骂的无耻勾当。

历史因此而遗憾两千年。

此刻,吉德淳心潮起伏。

自己的身份只是个使者,虽然算不上多高贵,但是正处于历史的关键节点。

拐点!

左一点,右一点,都能把历史作巨大改变。

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有时候,就维系在其中一个小人物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