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偷梦学渣,无棱世界的怪诞成长 > 第7章 驿站外,从天而降的刺客,青铜剑大战青铜锏

第7章 驿站外,从天而降的刺客,青铜剑大战青铜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川驿,是官府设置的驿站,建在官道旁边,一座两层的箭楼,当作了望哨。下面数间砖石房屋,墙壁下半截用石块,上半截用一尺长的青砖,异常结实。

一面驿旗,迎风招展。

吉德淳的队伍来到驿站前,从里面迎出来驿卒,查看路引牌符,验明身份。在秦朝出行不但有牌符兵符,每个人还有身份证,叫做传,用竹子做的,长条型。

这种身份证虽然没照片,但是很详细,比如吉德淳的传,上面写着:咸阳韩坊里大男吉德淳,长六尺九寸,年三十五,面黄晰鼠目背疤,田十顷。

不但写着你的年龄身高,籍贯,连长什么模样,背上有个疤瘌都写上了。

怎么样,比现在的身份证还详细吧?

查验完毕,驿卒将吉德淳这一队人马迎进驿站内,大家忙着卸车饮马,准备饭食,安排房间休息。

晚饭是煮面条,灶上架起大陶罐,柴火烹煮,吉德淳看了看面条我去,这是什么面?灰黄而粗糙,一看就没了胃口。

想想也是,用石碾磨面,还能什么样?

面条煮熟了,如果做点好的浇头,也算不差,但是吉德淳又失望了,他们只是切了点秋葵和豆叶,放在了锅里。

唉,没有炒锅,没有食用油,没有调料秦朝根本还没有炒菜的概念,只能用陶罐煮或蒸。(至于铜鼎,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

士兵们吃得喷喷香,个个狼吞虎咽,但是吉德淳感觉很不好吃,不但淡寡至极,而且有一股土腥味儿(那是陶罐儿本身的泥土味道)。

胡乱吃了碗面条,撂下黑陶碗。有个鹰目鼠须的汉子走过来,拿着一捆竹制的书简。此人是吉德淳的随从副手,名叫伊岳。

使令,请翻书。

伊岳恭敬地说着,把那捆书简递到吉德淳面前。

吉德淳接过来,哟,沉甸甸的,在秦朝,敢情读书是个辛苦活儿,没把子力气,书也拿不动。

难道伊岳在督促吉德淳学习吗?那倒不是。所谓翻书,乃是请吉德淳对照卦爻,进行占卜。在古代,占卜是件非常重要的事,行军远征是每天都需要占卜的,看看明天什么日子,是否利于出门,一切都要遵照上天的旨意。

吉德淳哪里会占卜?

他想耍个滑头,对伊岳说:你来吧。

伊岳吓了一跳,赶紧摇手,请使令勿戏弄属下,伊某不敢僭越。

占卜是个严肃而崇高的活儿,谁来占卜,那是有礼法规定的。不是谁都可以来。

吉德淳无奈,只好说:那你出去吧,呆会我告诉你结果。

遵命。伊岳躬身一礼,退出去。

吉德淳把那捆书打开,一片片的竹简缀连在一起,上面写着曲里拐弯的小篆,多一半都不认识。他叹了口气,看起来,自己学的那点古文知识,那是隔着斗笠亲嘴,差着一大截呢。

过了一会,吉德淳糊弄伊岳说:明天是吉日,利于出行。

伊岳躬身一揖,表示奉命。

天色还早,吉德淳根本就不习惯日落而息,在现代社会上高中的时候,下了晚二(第二个晚自习),都快午夜了,现在吃完了晚饭,晚霞尚未消散,便无事可做,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屋里一盏油灯,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什么都没有。

说不出的无聊。

吉德淳从驿站里遛达出来。

四望,原野茫茫,寥廓无际,远山含黛,那种悠远静谧,令人心神俱宁。

正在他心事满腹,一脸怅惘地眺望黄昏景色时,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踢踢沓沓的脚步声。刚开始,还以为是驿站里出来的手下人,伊岳他们,来找自己了呢。

不经意一扭头,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斜刺里冲过来一条黑影。

这是一条身着黑袍的大汉,身高体壮,膀大腰圆,脸上蒙着一块黑布,看不清面容,手里提着一条鸭蛋粗的青铜锏,凶神恶煞一般正朝着自己冲过来!

锏属于鞭类,长四尺,四棱,状如竹根节,属沉重兵器,力气小的不能用。

黑袍大汉脚下一溜风,来势极快,转眼便奔到近前。

我怕天!

从哪里窜出这么个刺客?

吉德淳心下大骇,刹那间有点不知所措。

一愣神的功夫,黑袍大汉已经冲到了跟前,举着那条黑乎乎的青铜锏,朝着吉德淳砸过来!这要是砸上了,脑袋岂不成了烂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